作者: 特赞Tezign 
为了给如火如荼的“争做苹果婊”运动(“婊”字系笔误,实为“表”,校对注)再添一把干柴,让我们回顾一下制表史,勾勒一下那些实打实的创新里程碑。
科技界都懒得再为苹果是否像它看起来那样创造力满格而浪费口水了,因为苹果真的很少是第一个将创新产品推向市场的。事实是,MP3播放器的先驱MPMan公司在1997年发布的世界上第一款MP3,比起iPod问世早了4年;诺基亚(Nokia)“770 internet tablet”平板电脑在2005年投放市场,比iPad诞生差不多早了5年。可是相对于苹果逼格更逼格的光芒万丈,诺基亚(Nokia)和MPMan的现状让我们顿悟了一个道理:做得早,不如做得巧。
“可穿戴技术”可以说在近两年来已然成了大街小巷的大众热词,但其实这个概念已经有年头了。最早出现应该是在上世纪60年代,两位历史名人威廉·汉纳(WilliamHanna)先生和约瑟夫·巴伯拉(JosephBarbera)先生开始播出成名大作《石器时代》的时候。其中的经典剧集《摩登原始人》,是描述史前逗比日常生活的动画片,二次元原始味儿十足。在片头我们就能看到采石场老大在手腕上戴着一块儿日晷——跟苹果表可不一样,那玩意儿的续航能力绝不是盖的。
跳转回公元1000年左右,维京人(Vikings)就掌握了以健康为卖点的可穿戴技术了,搁现在,苹果APP“Mayo Clinic”也只能望其项背。古代挪威人则会佩戴一种神奇佑护力加持的项链来保护自身安全,这明明就是当时的计步器魔法黑科技嘛。500年以后,手工艺逐渐取代了巫术成为了创新力孵化器,到了1505年,一位德国钟表匠彼得·亨莱因(PeterHenlein,人家本是个锁匠)制造了世界上公认的第一块怀表——香丸表(Pomander)。实际上,亨莱因先生的表大得没法装在口袋里(其实不算太大,45mm直径的圆球,不过那会儿表都揣胸口兜里……译注),于是就被像现在嘻哈大神们那样BlinBlin闪着金光地挂在脖子上。

世界上第一块怀表——香丸表

到了17世纪的时候,怀表已经不再是高富帅专利了,而一位瑞士表匠阿伯拉罕•路易•宝玑(Abraham-LouisBreguet)用他的回春妙手将其工艺推向了巅峰,这位大师兼宝玑创始人在1801年发明了高深莫测的陀飞轮组件,而他也被认定是整个人类历史上第二大钟表发明家(排名仅次于《回到未来》中的埃米特·布朗博士,因为人家发明了无与伦比的“通量电容器”和“时光机器”……)。宝玑先生当年研发的陀飞轮在复杂性上跟当下的许多APP都不相上下——甚至是《糖果传奇(CandyCrush Saga)》——尽管不像后者那么平易近人、谁都能装。如果你觉得等苹果表等得着急上火,那想想玛丽·安托瓦内特皇后的事儿就会安心了。为了打造皇后那款极尽复杂华美的钟表,咱们的宝玑大师穷其一生直到他和皇后都归西了还未完工,最后他的儿子在1827年才替父还债完成整个项目。
1903年,腕表的专利权由一家钟表制造和进口商Dimier Frères & Cie公司获得,他们设计了一种线状编制的表带——该细节正式定义了腕表的形态(在这之前也曾有表被用皮绳系在手腕上)。然而跟现在一样,技术先锋永远没有免死金牌——Dimier Frères & Cie公司已经不存在了,取而代之,路易•卡地亚(Louis Cartier)先生1904年为巴西航空先驱阿尔佩托•桑托斯-杜蒙(Alberto Santos-Dumont)先生打造的腕表作为世界第一腕表存世至今(谁有谁是壕,嫉妒译者按)。
在不止一百年的时间里,腕表设计都秉承随心而动的理念,劳力士(Rolex)在1926年推出了一款可在游泳时佩戴的防水腕表——Oyster(也称蠔式表,正经壕)。一年之后,耐力女泳将梅塞迪丝•吉莉丝(Mercedes Gleitze)成为了劳力士的代言人,正如现在超模克莉丝蒂•杜灵顿•宾斯(Christy Turlington Burns)为苹果代言一样。女汉纸吉莉丝当年佩戴劳力士蠔式金表橫渡英吉利海峽,而女神杜灵顿•宾斯则极为优美地用她伦敦马拉松的训练展示了苹果表的计步器功能。事实上,计步器的发家史可比名人带盐史要长得多——该概念最早是由托马斯·杰斐逊总统在大约1788年引荐到美国的,1965年在日本因为一场颇具前瞻性的日行万步竞赛而再次兴起,直到Adidas公司在其1984年款的Micropacer球鞋中嵌入了电子计步器。
针对苹果表给瑞士手表产业带来影响的各种讨论已经够多了,这个困难重重的产业才几近从市场的枷锁中挣脱出来。在1969年的时候,那些精工(Seiko)的暴发户们发布了世界上第一款电子石英表35 SQ Astron,它的问世带来了一场“石英危机”(quartz crisis,也叫石英革命,卖不出去的管它叫危机,卖它的管它叫革命,译注)——在紧接着的20年中,人们对于机械表的需求几乎降至冰点。而1970年,美利坚手表公司汉米尔顿(Hamilton)的第一块LED手表——Pulsar,就从三方面特性上预示了苹果表的今生:18k金的表身、来自电影《2001太空漫游》(SpaceOdyssey)的设计灵感、华丽丽的2100刀美金定价——这些信息对于那些盯着苹果表限量版的壕们来说是不是很眼熟?
诚然,苹果表远比只能看看时间的祖辈们要能干得多。苹果大住持挺酷哥(Tim Cook)就曾提到,手表打电话是他在五岁以来梦到过的最X炸天的能耐(酷哥的梦好实诚T .T译者槽),都因为那年他第一次看连环画《至尊神探》(Dick Tracy)时,神探狄克手腕上炫酷的无线电聊天。二十年后,大热电视剧集《霹雳游侠》(Knight Rider)中那位头发Duang一般茂密华美的英雄人物迈克尔骑士,就用一款长相平平的电子表召唤他的自动驾驶酷车——KITT。一般人我不告诉他,帅骑士的智能手表实际是当时拿一款香港生产的三无AM收音机配件改装的。
本世纪的穿戴科技主要都是着眼于如何让锻炼变得有趣、科学一些。Nike在2001年就发布了由飞利浦制造的PSA MP3播放器,尽管这货64MB的存储空间搁现在纯属逗乐,但是这款鹅卵石造型的播放器在人体工学上还是可圈可点的。两年后,跑步者们迎来了佳明公司(Garmin)为其量身打造的一款更专业的设备Forerunner101,这也是第一款腕部GPS移动设备——叫它手表还是有点牵强。Nike在2006年开始与苹果抱团研发,诞生的产品便是Nike+,该产品在运动鞋鞋底置入可以连接iPhone手机的芯片来纪录你的运动时间、轨迹和燃烧的卡路里。值得一提的是,博能公司(Polar)在1977年的时候就为芬兰的越野滑雪队研发出了心率检测器。
尽管有如此丰功伟绩,我们只在过去几年来才算真正进入到可穿戴技术新纪元里。2013年,Pebble通过KickStarter众筹平台发布了自家的“石器时代”feel的手表系列,随之而来被称作“量化自我运动”(quantified-self movement)的爆棚人气让诸如Nike FuelBands、Fitbits和Jawbone UPs等智能手环随手可见,就像当年的Livestrong手环(就是硅胶手环上刻了那俩单词的那个)一样。
将产品的技术置于美感之上带来的关键问题是它们会看起来毫无质感。反之,当设计绝对优于功能性的话,结果也会不尽人意。此时,苹果正独自站在科技与人文的十字路口左顾右盼…… 
一款能彻底改变手表格局的天才科技产品还能让一个时尚型男戴上之后无比傲娇,这事儿看上去挺引人入胜的。智能手表貌似具备这些潜质,可真还没人做好。也许这次,苹果又要独占鳌头了。
感谢今日内容贡献:
特赞Tezign(微信号:Tezign)
作者 | Mr Mansel Fletcher 插画 | Mr Ben Lamb
翻译 | 郭瑽、莫凡
Tezign 帮助你精确、便捷地找到最好的设计师;
思考科技×设计的一切 / 网站 tezign.com

全球精品

Global Selections

正品保证

Authenticity Guaranteed

全场包邮

Free Delivery

工作日 09:00-18: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