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哲琴,从艺术到公益
我在90年代有首歌叫《丹顶鹤的故事》,那个时候,实际上是第一次可能在音乐上有环保和公益的概念。作为为世界环保节所创作的一个歌曲,这首歌讲述了一个大学生奋不顾身抢救丹顶鹤的故事,其实是非常有公益和环保意图的。这个契机也是我最早接触公益。2008年,我在香格里拉遇到联合国驻华总代表马和励先生,他邀请我担任联合国“亲善大使”,然后一起发起“世界看见”中国民族文化保护与发展亲善行动,我当时觉得这可能是我这辈子真正的去参加一个公益组织,去倡导“世界看见”这样一个保护和发展民族文化的行为。

2014年8月朱哲琴寻访贵州苗寨刺绣

成为联合国亲善大使,是我这一生拿的第一份薪水。我从联合国开发计划署每年有一美元的年薪,但是这样一份有一美元年薪的工作,也是我做的最认真的工作。我是个艺术家,我知道如何去在艺术的表达里去创造,但是我不知道怎样去把一个善愿,一个好的愿望去付诸于行,而且是跟那么多的人一起同行。
                                           公益使我走向了人生的另一个阶段
所以从那以后大概3、4年的时间,我用了大量精力带领团队开展寻访之旅。在这个过程中是慢慢成长起来的。其实公益开阔了我们的视野,也全面地打开了我,改变了我的性格、习惯……你慢慢的变的愿意分享了,觉得周围的事情都跟你有关系,这是一个很大的变化。这也是中国人原来说的渡人渡己吧,也使我走到了另外一个阶段,不再用封闭的思维想艺术或者个人的世界,而是觉得你的存在会和别人息息相关。
如果倒回去十年,我是不能想象我能够做这个事情的,因为我一直是非常个人化的一个人。但是我做了“世界看见”,然后又做了“看见造物”这个品牌,我觉得后来想回来,也就是中国人小时候听父母讲的,一个人要渡人,就是大乘佛教里最重要的一个观念就是,渡人渡已。所以一个人的成长,一个人的道路,其实是和他的价值观是有关系的。

2010“世界看见”民族手工艺寻访之旅(贵州站·破线绣)摄影:陈伟民


                                 【看见民生】,让更多的手艺得到运用与传承
因为“世界看见”,在三年前我成立了【看见造物】这个品牌,这是一个新的平台,它集合了中国民间的手工业者、设计师、媒体、销售渠道、消费者等一起来做的一个平台。在【看见造物】品牌之下有两条产品线——第一条是【看见造物】,它是高端与特别定制的一个产品线,是为中国的传统手工艺特别定制;到了2015年,我们开了这样一个新的产品线叫【看见民生】,其实从它的名字我们就知道,它的产品是希望能够通过很多手工坊的手艺传承人使得手艺得到更多的运用和传承,为更多消费者提供买得起的中国原创设计品,进而继续产生生产需求。这个产品线其实是【看见造物】品牌里面的一个产品线分支。
【看见民生】的产品标准是一定要符合当代的生活需求的,在这个产品线上,我们生产的东西是能够使用的,是和现在我们的生活相关的,比如电脑包等收纳系列,还有围巾、杯垫、纸品、茶包、或者茶具等等,其实都是生活里面可以使用的东西。另外一个很重要的是,这其中关于中国传统的工艺,是可以实施,可以生产的,因为有些手艺会花费很长一段时间,如果是比较尖端的技术,那能够供应给消费者的产量就非常有限。

2014年【看见民生】将黔东南手工艺项目纳入计划,推出苗银与布依族手织布相结合的【看见•烟灰素包】,希望用实用之美重焕贵州造物智慧的活力。

第三是在美学上,一定要有中国传统美学意味,但同时一定要有当代性。我觉得中国不仅仅是美学,一个从形而上去谈的这样一个美学的角度。其实他是融合了实用。美学、公益于一身的。比如当代的建筑已经以前有非常大的不同,所以在这一块,我们强调中国民族传统手艺也好,还有设计,他在当代的语境里面他能够转化。

北京景泰蓝厂里,老手艺人正在描绘

比如我们与北京西城区景泰蓝厂的老手工艺人一起合作的这组名为【看见•如山杯垫】和【看见•如湖杯垫】的景泰蓝杯垫,也许景泰蓝你看到很多,但是你也许没有看到过这样的。在我们的印象里,景泰蓝一直就是花鸟鱼虫,一些很具象的形象,比较花哨的东西,从清代这样的美学一直流传到现在。
但是从我们现在的使用角度来说,可能觉得它太花哨,审美有些过时。但是这次我们到了景泰蓝厂里面,看到那个小院。我们就决定做跟现在的美学有关系的设计,就把山和湖很简洁很抽象的形象勾勒出来,效果非常好,非常美,又有景泰蓝工艺的特征,同时又解决了原来景泰蓝在原来美学上暂且称为落伍的或者艳俗的问题。连这些师傅都会觉得,原来景泰蓝还可以这样做。

景泰蓝,中国金属胎珐琅器,元代传入中国,因景泰时期对许多旧物的改装获得美誉而开始沿用景泰蓝这一称呼。景泰蓝的制作工艺往粗了说有掐丝、点蓝、烤蓝、磨光、镀金五部曲。两年时间寻访,突破其浓墨重彩的着色风格,看见推出【看见•如山杯垫】等两款当代新作,为百年传承的古老工艺注入清新活力。


                                                   【看见造物】,上乘非奢侈
【看见造物】,是限量定制,要传递的是手工艺与设计的精湛。而【看见民生】相对来说比较宽广一些,它有一批实用者,是有市场需求的,可以让全国各地这样的工坊,也就是传统手工艺的保存者,加入其中,让这些手艺持续起来。在这样情况下,一些传统的手工艺、老字号,传统的品牌,都希望在未来能够由此转化成功。把这些些濒于失传的品牌,重新进入到当代的环境来。
                                             民生就是普罗大众,从寻常中见到妙意
【看见民生】今年夏天推出的【看见•昆虫美学】系列是由当代水墨名家边平山先生的水墨鸣虫的作品而来的灵感。我有次去边先生家,然后看到他用水墨画的鸣虫,觉得特别生动,我后来想起来,中国的昆虫、鸣虫喜好,自古就在民间,这是一个特别有宽度的生活趣味。在中国传统里面,一直到现在,下到老百姓,再到皇宫贵族,皇帝等,其实都在昆虫里面找到它的趣味以及娱乐。这是一个极好的,很生动的主题。
我常记得我小时候,在每一个夏天,都会听见蝉鸣,不绝于耳,一阵一阵的,我经常在蝉鸣中出神,你的思想就随着蝉的声音去飞了。中国人从来都有这样的一个习俗,以及思维方式,就是一直都在物件上寄托自己的思想和情感。而西方在物质的观念上,更多的是象征喜好,更喜欢征服,喜欢死亡,勇敢等这样的符号。所以他们的美学,以死亡与超越死亡,作为主题。而东方人的美学是对物象的寄托,是一种生命的寄托,吉祥的寄托,跟人的愿力在一起,所以中国人喜欢,对于昆虫有一种生生不息的愿意在里面。所以跟它对物象的理解和寄托是有有渊源的。

水墨名家边平山先生的《水墨昆虫》系列作品,展现出东方文人墨客的清逸与不羁

【看见·昆虫折扇】,夏季鸣虫象征“声声”不息的野趣和自由情怀,传递“为人而作,为人而用”的立意初衷。

除了经典黑色外,大胆采用石榴红、鹅黄、靛蓝三款中国彩色系,诠释出水墨和粉彩间着色于素绉缎真丝上的“看见色感”。

昆虫于我,代表了一种野趣,传递平等与自由,以及不屈不逊的这样一种态度。我一直觉得昆虫是一个很好的载体,我觉得他是以小见大,它不是一个很堂皇的话题,也不是一个高高在上的命题,而是在泥土中,在角落里,最不起眼的地方存在的生命。但是这个生命他贯穿所有人,它经历了很长的时间岁月。我觉得它和民生一样,民生就是普罗大众,就是以小见大。就是从寻常中见到妙意,得到快乐,这就是民生。
【看见·昆虫美学】系列新品已到货良仓,欢迎大家选购!

全球精品

Global Selections

正品保证

Authenticity Guaranteed

全场包邮

Free Delivery

工作日 09:00-18: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