达人简介 | 孙赛赛,GQ杂志生活方式总监

孙赛赛,我是一个很舍得的人 
作者:良仓原创
提起成为媒体人的梦想,孙赛赛坦言这是他13岁时就已经确立的目标。他身上拥有许多令现在年轻媒体人羡慕的标签,尽管住五星级酒店、遍访世界各大名城以及被邀出席一线品牌发布会等等,这对于一位做生活方式的媒体人来说是一件司空见惯的事情,然而孙赛赛却能从中寻找到不一样的快乐。就像他说的“我是一个很舍得的人”,舍得花时间去做一些生活中并不重要,但为他所热爱的事情。
 从“杂志痴”到“赛La Vie” 
在13到18岁期间,孙赛赛就尝试了各种媒体形式,比如电视台、广播、报纸等等,最后确定自己最想做的就是杂志。成为一个杂志编辑并不难,难的是十年如一日的坚持。就像许多媒体人有说不清的“杂志情怀”那样,孙赛赛也有,而且很痴,很迷。
“我大学毕业的时候和同学一起做了一本名为《La Vie》的杂志,当时我们希望做一本类似《MILK》那样的潮流杂志,电视台还拍了我们关于做这本杂志的纪录片,直到现在还清晰地记得我们为了这本杂志怎么四处碰壁,还有因为一件事情而分歧对峙,又是怎么坚持下来的。”

孙赛赛在“赛La Vie”最近的一篇文章中写道:“在采访时,我体验了一把下地插苗的过程,不知现在30几岁就想解甲归田是不是有点儿过?而我的田又在哪儿?”

今年7月,这位“杂志痴”在微信上开了一个属于他个人的公众号,并取名“赛La Vie”(ID:Lavie2020),在纪念《La Vie》的同时,他也在和自己较劲。为什么做新媒体?怎么做?什么样内容才是读者愿意看的?Marketing的定位与属性?达到多少阅读量和粉丝才是成功?这对一个“杂志痴”来说,抛弃纸媒而去拥抱新媒体,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正当我们疑惑他做这个公号是否只为试水时,他迅速地向我们展示了他为“赛La Vie”做的前期调研,以及公号定位,内容分类等等诸多事宜,就像开始做一本杂志般,如他所说:“我做事较真,只要是我做的,我就希望把它做好,但是做了公号才知道,阅读量是没办法平常心对待的。”
良仓 X 孙赛赛
这些虽然不是生活中最重要的事,但是这是我热爱的
Q1/直到现在,依然对纸媒有怎样的情怀?
虽然我现在已经投入了新媒体怀抱,但依然特别喜欢杂志,每次去纽约都会背很多杂志回来。当然,现在多数情况下用ipad看杂志,但是在屏幕呈现的和纸质呈现的还是不一样。我最喜欢的是《纽约时报》、《金融时报》、《华尔街日报》等。我觉得我的终极目标还是做杂志,我每次去纽约都会去一个书店,里面有很多小众杂志,比如《KINFOLK》,也想做一本这样的小众杂志。
这些虽然不是生活中最重要的事,但是这是我爱的,因为这是真正的生活方式的东西。还有《Apartmento》,一本很有情怀的杂志,以及美国的《Lucky Peach》,未来的媒体一定是小众的,而我就想做一本可以被收藏的小众杂志。
Q2/现在会对什么样的内容更感兴趣?
生活化的,有情感的内容。比如我之前采访一位非裔,他是专门手工吹制玻璃艺术品的,很有趣,但这种东西在杂志上没法发,但我觉得这些东西很好。比如上次我去纽约,发现有一个意大利菜市场(EATALY),也就是精品农贸市场,里面有七八个店,每个店都会有这些村庄的故事,这些东西如果放在我们杂志上就很像广告,但是我很喜欢这样的东西。  
Q3/现在国内许多媒体都在构建所谓的“全媒体时代”,现在你觉得,我们的“全媒体时代”真的来了吗?
国内的新媒体时代来的特别快,尤其是现在,中国的新媒体的环境很好,不过竞争也非常激烈残酷,每个App都有生命周期。因为我清楚竞争,所以我们的东西一定要做得有声有色,这是我下了很大决心的。

各种原创礼仪文章是"赛LaVie"的主打之一,这是孙赛赛刚跟巴黎米其林名厨聊完法式餐桌礼仪。

Q4/你对新媒体是否有过担忧?考虑过将来有一天是否也会转型呢?
我是一个很舍得的人。其实我之前有很多的选择,但是我非常喜欢现在的工作,我认为比钱更重要的是我开不开心。工作虽然辛苦,但是我很开心,做我喜欢的事情。对于新媒体的前景我很淡定,我相信精致的杂志内容是不变的,人们需要有点感触的东西,所以我相信不存在什么转型,我是热爱产出内容的人。舍弃掉一些,只为了坚持自己的热爱。
Q5/喜欢怎样的旅行方式?
我喜欢体验型。对于奢侈我的理解并不是多有钱,或者拥有多少物质。我觉得最大的奢侈是经历,因为经历是别人夺不走的。所以我更喜欢旅行,去体验更多不一样的世界。

孙赛赛在在“赛La Vie”上向大家展示他最近亲历了一次失重飞行,告诉大家失重的情况下,我们该怎么优雅地喝酒?

Q6/每到一个新城市后,最喜欢观察这个城市生活中的哪些细节?
酒店。一个酒店能决定你的旅行记忆,你住在哪个酒店就决定这个城市的风景和你看风景的角度。其实酒店不仅仅是一张床,不仅仅是你睡在那里而已。另外关注的点就是城市里的人,我喜欢找当地人聊天,去他家里看看。在一个城市遇到对的人特别重要,因为当你了解这个人的时候,你就会对这个城市特别有感情。当你下次再踏入这里的时候,可能就会想,去年曾采访过的印尼务农者现在在干嘛呢。
 孙赛赛,他喜欢的 
《The Hawaii Book》:Story of our Island Paradise

孙赛赛:这是一本上世纪50年关于夏威夷的百科全书,是我在旧金山的古董集市上淘的,花了一个多小时的路程就为买这本书,它里面的质感和插画特别好,尤其是插画保留了非常精美的复古感。

《New York》

孙赛赛:《NEW YORK》是我每期必买的杂志,从封面到选题再到内容,每一期都值得收藏!

Gucci的Vintage领带

孙赛赛:比起现代、光鲜的零售店,我更喜欢逛古董集市,古董集市分好几种,有那种卖“破烂”的跳蚤市场,也有收门票、定期或不定期举行的售卖更优质古董的集市。今年在米兰近郊的古董集市(后者)上,我买到两条成色很好的Vintage领带,这条Gucci据说是六七十年代的,品相跟新的一样,只是丝绸更绵软。

绅士3件套

孙赛赛:李孟夏是我朋友中最能折腾也最有品味的之一,他是知名媒体人,现在去做艺术了。他前些日子送我了这3个他跟“速写”合作做的“绅士工具套装”。我觉得这3个东西都很华而不实,但又很有品味。——他自己是这样说的:“这是精致男子的日常,日常男子的无用!能当卡夹的口袋巾、袖箍也带给自己一种深深的坚挺和压抑的快感、鞋拔子能够让穿高级皮鞋的你,去只穿球鞋的朋友家里开趴离开的时候更体面(偷笑),尤其袖箍有点像J环,被套住之后会更充血坚挺欲望爆发……”

Hermes名片夹

孙赛赛:这是大概我第一个爱马仕,用了10年了,用得表面有点脏了,线也有点开,有次在巴黎总店问能不能补下线,店员小哥也很诚恳地跟我说不如买个新的吧,修要用上几周,而且花费跟买个新的也差不了多少。不过,这个浪漫地形似小信封的“名片”夹伴我许久,想想也觉得修补过倒像是对不起它和我历经的岁月似的,于是现在,它静静地躺在我的抽屉里。

Aman行李牌

孙赛赛:我其实挺不愿意Aman越来越有名,我觉得8、9年前时谈到Aman似乎只是我跟朋友心照不宣的秘密挺好的。而Aman也不应该开在东京闹市高楼,就应该远离尘世。现在很多酒店动不动就做行李牌,可我觉得只有Aman的我才有感情,因为那是一种特殊的旅行回忆,能代表你和当地产生的一种特殊的关系。而这些颜色特殊的Aman行李牌也在传输带上很容易辨识。好吧,真正的Aman客人是不用等传输带的。

撰文/采访_良仓 图片_“赛La Vie”(ID:lavie2020)

全球精品

Global Selections

正品保证

Authenticity Guaranteed

全场包邮

Free Delivery

工作日 09:00-18: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