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个人的心中都有一个岛屿”。在那些海水中间的陆地上,曾经并一直发生着人们不断开拓、居住、生活的历史。就像以下的他们。

Fogo岛:

海洋中央的乌托邦

Fogo岛上的建筑:包括六座独立的工作室建筑,分散在岛屿沿岸的六处,及一座只有29个房间的“Fogo Island Inn”酒店。它们与海水、岩石一起组成独一无二的景观。
它在纽芬兰的东北岸,是纽芬兰最大的离岸岛屿。2011年的时候,岛上居住着2395人。比起五年前,已经有几百人离开。当1992年加拿大政府宣布了一项全面禁渔令,这座以捕鱼为生的岛屿也变得更加无人问津。岛上的很多居民们坐上船出发去真实世界,只有一些习惯这个被海水四面围着的小岛的人们还留在这里。
其中一个离岛的女孩在成为一名商人后,再次回到这个自己家里没有汽车、没有红绿灯的地方,她找到一家基金会对自己的家乡之岛进行改造。他们邀请建筑师Todd Saunders在岛上设几座以工作室为主的建筑,用以邀请世界各地的艺术家和设计师们来到这里,与当地渔民们一起工作、重新振兴这座岛屿。

首个结果是六座独立建筑,分别位于这座岛屿沿岸的几个角落。每座建筑都被海水环绕,在岩石之上成为海天之间一颗隐秘又独特的星曜。这些工作室都以本身建筑特色为名,比如“LONG studio”就有着狭长锋利的架构视角,或是“Bridge studio”宛如向海面眼神的一座小桥。来到这座岛屿的艺术家们也将会和当地渔民合作,或以当地原材料设计新的产品。
最终这些与小岛本身组成独特景观的建筑也令全世界越来越多人关注这座曾经被遗忘的岛。紧接着一座只有29个房间的酒店也紧密完成,酒店里还包括电影院、图书馆等功能区。这里不断吸引着更多人,这是一个独立于海洋另一边的世界,并与艺术家和设计师们一起不断创造着一座岛屿的奇迹。

小岛上长达半个世纪的度假屋

设计师Jens Risom在1960年代末曾买下一座小岛上的度假屋,现在这里也不断养育着他的后代

1960年代末,设计师Jens Risom在罗德岛南面的布鲁克岛上为家人们找到了一间价格适中的度假屋。在45年后,那间最早的家庭式度假房屋也继续养育着这位设计师不断成长的后代。

Jens Risom——这位丹麦设计师曾在1941年与传奇家居品牌Knoll的创始人Hans Knoll合作,参与了“600”经典系列不少产品的设计。随着二战的爆发,Risom却意外成为美军的一员,直到战争结束。1961年,《Playboy》曾经报道了六位设计师的作品,其中便有Risom在内。而令这位设计师更名声大噪的则是出现在林登·约翰逊总统白宫办公室里的办公椅。现在他的作品早已被不少博物馆收藏。

这座在罗德岛南面小岛上的度假屋曾经伴随了Jens为人父后的每个周末,他是主岛上那所知名设计学院的董事,而在这里,是属于他和家人自在的空间。这支短片由杂志《Dwell》拍摄,这位如今年逾古稀的设计师诉说着这座小岛上的房子如何见证了他的后半辈子。 建筑的墙面上还写着一只大大的“R”,这是这个家庭的缩写,面朝着海洋,阳光射在屋内的家具、地毯上,远处的海鸥传来声音,“那是最美的一个时刻”。
一所房子也构成了一个家庭的记忆。

这座岛上沉睡的度假时光

无数个岛屿曾经不断被人开荒、又沉寂。

左图是1950-60年代的度假中心,如今已经成为岛屿沿岸的废墟(右)
在1950年代早期,克罗地亚群岛以及保加利亚黑海的海岸线——是欧洲人们最常去的度假地之一。这片岛屿有关上世纪中期战争结束后的愉快回忆,盛满欧洲人们最美好的夏天时刻。然而在1990年之后巴尔干半岛的动荡和南斯拉夫战争令它留下深刻的伤痕。人群消失,曾经黄金时代的休闲度假变成空荡建筑物里的废墟与残骸。这片岛屿也在冷清中、在海洋中间静默着。去年曾出版的一本书透过不同影像,记录了这个旅游黄金岛的过去与现在。
也许世界上的岛屿都是这样:它们藏于海洋之中,曾经等待着人们的发现。当人们来到这里,建造城市、抚育后代、开始生活,后来又离岛而走,搬去更广大的陆地,这些岛屿也不断被人们换着名字,或逐渐变成荒岛。也有的从未被发现就已经沉没。但是,那些曾在岛屿上生活过的人,仍会记得有段时间在最广阔的视野看过天空和海洋连成宇宙。
岛屿上曾经的度假酒店,伴随了1960-1070年代的热情夏季
“现在”(左)与“过去”(右)

全球精品

Global Selections

正品保证

Authenticity Guaranteed

全场包邮

Free Delivery

工作日 09:00-18: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