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与家居品牌失物招领创始人李若帆对话之后,我们也被清晰描绘了一个缩影:那是2000年初的北京,褪去原有的蛮荒与粗枝大叶,一批深受西洋文化影响、年轻的70后们徒手开拓了北京全新的时代。李若帆和丈夫、朋友们做的,是首当其冲的第一批人,一点点、以小聚多地,率先改变了这座城市的美学生活风貌。
▼点击观看良仓x李若帆专访视频▼ | 02’37”

李若帆,熟悉的人常称她为"小猫",失物招领创始人

1999年的北京,刚开门的宜家还会以24小时营业抽奖的活动吸引顾客,三里屯北街上可见一些服装摊,南街上逐渐火爆起来的酒吧,长得像李亨利的海归们或是各种男人们四处混迹。那是一个原始、脏乱、文化披着浪子的外衣、拆与建共存的北京——那个即将革面的北京属于当时年轻的70后们。这也是李若帆最初决定在北京定居下来时,这座城市的样子。
“我们这代人,再往前在中国的生活并不是均衡的”,大学时李若帆赶上北服在全国首次开课的首饰设计专业,时代背景无法给予合适的就业出口,但对美的启蒙令她逐渐摸索出接下来的水到渠成。从与丈夫在北京大学东门开设第一家雕刻时光咖啡馆,到后来与几个朋友一起张罗开设家具品牌失物招领,"被时代推着走"之后,最终李若帆完成的也是对岁月的答卷:溜走的,可以在物件、家具中保留至终;一项用心制作的手艺,从来经得住与时间抗衡。

失物招领最新在无锡开设的门店

| Q&A |
回想那段最初在"雕刻时光"创业开店的经历,给你自身带去最大的变化是什么?
那时候刚毕业,都挺蒙的。曾去一个运动服装品牌上过一个月的班,专门画logo。最终因为丈夫想开书店,却因为文件申请等问题,误打误撞就变成开一间咖啡馆。第一家店,基本我们都是亲自上阵,包括上菜、算帐,或和客人一起研究cheese cake。其实也是真心出于热爱,但同时也需要解决的一些麻烦,需要变得更独立。现在想想,很多时候都是被时代推着走,很多机缘或时间段的背景造就成这样。如果当年北大东门没拆,那个小胡同一直在,或许我们现在还会在那卖着咖啡。

失物招领部分座椅家具

失物招领也源自你们最初给咖啡店找家具时,逛各种胡同发现的老家具开始。但当时整个制造体系还相对不成熟。你们如何完成摸索?
最开始的时候,我们基本上自己拿铅笔画出脑中家具的草图。铅笔画完后把尺寸标出来,再与工厂打样改单。后来第一、二位设计师加入的时候,品牌自身对家具已经逐渐形成一个认同感了。那时我们可能稍偏北欧的风格,以及对五六十年代的中国家具的改版。其实我们希望所有的家具,不管强调的是什么风格,它都是一个含蓄的细节。它不需要造型夸张,而是朴素的、平实生活中被使用的家具。

失物招领在国子监的一店

失物招领在08年创立,你们也算是相对较早涉及这个领域的。现在这类原创家具品牌越来越多,你觉得你们自身的优势是什么?
其实我们没太考虑优势。我觉得以后可能是个人人都可以做一件家具的年代,中国总是有着比其它地方更快的频率。就像之前我们让自己的一个设计师带领会员制作勺子,反响不错。你会发现越来越多人都对此拥有热情,接下来一定会是一个风格极其多元化的时代,所以我认为考虑自己的优势并不是重要的。但是我们有一个核心点,还是坚持自己的创作方向。最重要的是把握一个大的感觉,一个品牌的核心风格。

小猫和丈夫庄仔在怀柔的新家。寻觅到此处是因为房东发帖中的一句词,"七八个星天外,两三点雨山前"。据说原先很"破",经过数次整顿之后变成现在的样子:有个小院落,门口进去一个开着圆窗口的墙,让你窥见院子里的树和卧室外新搭建起来的露台,夏天的时候他们经常在这里和朋友盘地而坐喝喝茶。家中则放置了不少失物招领自己的家具

在现在的工作当中,什么事情最能给你带去满足感?
失物招领从两年前开始在店内尝试举办一些展览,包括国外的作者和日本的一些个人创作者,比如举办陶瓷类、木工作品之类的展示。其中不少是自己好多年前在杂志上偶然发现、自己特别喜欢的创作人。当你可以把他们邀请来,或介绍、使用他的作品,这是自己觉得很幸运的一件事情,收获也很大。其实我认为更有意义的,就是能够推动整个市场更有秩序。现在还是一个缺乏秩序的状况。

新家中放置着各种各样的器皿,不少来自在国外或四处寻得的手艺人作品

这个秩序是指?
其实就是指大家都能遵守一些对大家都好的一些原则,而并非恶意的彼此模仿,然后用价格去竞争。许多国外的作者,会花上好几年的时间只做一件器物,它不是大批量的,不是完全的一个经济产物。这些作者们这么做,第一是因为热爱,第二他通过这个物件去表达他精神上的东西,而非屈从于利益。当这些在作者们双手中诞生的物件被更多人使用,才能使得美感本身更完整。

全球精品

Global Selections

正品保证

Authenticity Guaranteed

全场包邮

Free Delivery

工作日 09:00-18: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