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3年,设计师Thierry Mugler与身着他设计的众模特

时装界总是对辈出的新人充满期许,而欧洲时装界有诸多大师曾在1980年代留下辉煌的身影,却因为种种原因后期被迅速淘汰,抑或是无法继续在时装舞台上发光发热。无论如何,他们都为一个十年的光鲜热闹做出了贡献,甚至影响了一代又一代时装人,时装史从来不该就此忘却他们的名字。
Thierry Mugler 舞台上的狂欢

“每个女人都是位女神。而我最爱做的就是歌颂膜拜她们。”这位设计师曾这样讲过。Thierry Mugler爱好运用各种浓烈的色彩和复杂的面料,再加上天马行空的想象力,创造别人难以模仿的华丽风格。Thierry Mugler的时装秀就是一场场叫人不忍停下来的狂欢:模特穿着罩住全身只露出一双眼睛的皮装大跳“voguing”舞蹈,形成星星形状的灯光照在模特的身上留下斑斓的印记,在时装秀结束的时候大把大把的鲜花从天空中散落下来形成浪漫的花雨,或者是雨水直接从天而降,淋湿了所有站成一排谢幕的模特们,这些都是Mugler时装秀的经典画面。

Christian Lacroix 学者型高定大师
Christian Lacroix的设计有着明显的复古倾向。他钟情19世纪末期的欧洲宫廷古典着装,为此不惜将原本淘汰的紧身胸衣元素重新带回到伸展台上。而毫不手软的用料和繁复的装饰,都可以堆砌出一种极度奢华招摇的时装形象。他的经典代表作“泡芙裙”,便是有着如甜品一般蓬起的裙摆和隆起的双肩,再加上复杂的配色和印花。这样的裙装并不适合穿着者活动和坐下,但Lacroix追求的正是这种受限于服装的华贵感。

ChristianLacroix与模特Inès de la Fressange

Romeo Gigli 时装诗人
最常用来形容Romeo Gigli的词就是“诗意”。这位成名于1980年代中期的设计师,凭借着带有浪漫色彩和复古情怀的设计在一片纸醉金迷的奢华装扮中脱颖而出,成为意大利时尚的代表性人物。《纽约时报》在当时直接用大标题宣布着“Romeo Gigli征服了时尚界里的当权派,其余人只能纷纷模仿随从”;时装评论家Tim Blanks也把他的展示称作“拜占庭公主的一场梦游”。除此之外,Gigli还是设计师Alexander McQueen的恩师,后者从其身上学到了历史感的配色手段和与媒体打好交道的重要性。对于亚洲特别是中国香港的消费者们来说,Romeo Gigli也是他们最早接触到的西方时装品牌之一。

1987年,身着Romeo Gigli的模特

Pierre Cardin 当代马可·波罗
虽然Pierre Cardin在1980年代的时尚界已无太大号召力,但他却是聪明地在其余人之前发掘占据了一个新兴巨大市场,即刚刚改革开放的中国。Pierre Cardin敢为人先地将自己的工厂搬来了中国,并顺应接下中国政府纺织品进出口公司的聘书。他在中国展示的首个时装系列,同样对观众们造成深刻印象。尽管在当时民众的接受程度有限,但显然Pierre Cardin那一套直线条的几何美学很长一段时间里都被国内的设计师们视为时装设计的唯一法则。等到1981年,Pierre Cardin第二次在中国举行时装秀时,他甚至没有从国外带模特来,倒是在北京东城文化宫业余时装模特学校里挑选了25位女孩子来展示自己的设计。某种程度上来说,Pierre Cardin在1980年代扮演的是中国时尚先驱者的角色。
1981年,Pierre Cardin在他的店铺中为模特试衣
Claude Montana 强势廓形王
Claude Montana属于那种典型时势造英雄型的设计师。他的事业在1980年代初起步,即大受欢迎,被Cher等明星名流视为珍藏;同时他还兼具着为Lanvin时装屋设计高级定制的任务。结果步入到1990年代,Montana的名气迅速衰落,生意也走向破产。设计师本人从此隐居起来,不肯再在公众场合出现。提起Montana,人们最先想到的必定是那极度夸张的肩部线条。他的外套常是充满了垫肩,构成夸张的三角形轮廓;而套装和皮草大衣设计更是他的拿手好戏。与其他的设计师相比,他的设计没有那么多的过度装饰,尽管廓形夸张,但穿着的舒适度同样也叫人满足。

Claude Montana以超级垫肩为其设计标志

Gianni Versace 浮华与魅惑
Gianni Versace也许并不是最具天赋的时装大师,但他却是一位重要的时装文化缔造者。从1980年代至1997去世之前,他向世人展示了意大利文化中浮华与魅惑的一面。在他的时装中,Versace用浓郁的色彩、巴洛克式的精美印花和装饰,创造了一个纸醉金迷的世界。而那著名的蛇发女妖美杜莎的标志,至今仍是当代流行文化中的重要符号。

1980年,在自己书房里的Gianni Versace

Franco Moschino 幽默顽童
Moschino的设计哲学,同当下流行的“乱穿衣”风潮如出一辙。例如品牌首场时装发布会,便是展示了球鞋与晚礼服相搭配的造型。但又高于一般流行趋势的是,设计师Franco Moschino想表达的远不止一般的调侃和搏出位引人注意,更多是他对当时1980年代文化氛围的反思。正因如此,Moschino才会不断挑衅般地推出与周围环境相逆的设计:他在夹克的背后会大咧咧地绣上“浪费钱”的字样,嘲笑那些为了追求时尚一掷千金的顾客;一条长裙全部用垃圾袋制成,正取“时尚即垃圾”之意;甚至一件有着10英尺长袖子的衬衫,一条袖子上写着“时尚受害者专属”,另一条上则写着“I’m full of shirt”这种玩笑话。
1986年,Moschino秀上的模特们
Gianfranco Ferré 时装建筑师
在上世纪80年代,来自意大利的Gianfranco Ferré以丰饶而华美的面料和充满建筑感的立体廓形,被世人冠以“时装建筑师”的美誉。这位拥有专业建筑设计背景的设计师最早以珠宝配饰起家,在获得了Anna Piaggi等人的青睐之后,于1978年在米兰推出自己的成衣品牌。在Ferré的手中,质感丰厚的高级面料如同雕塑的原材料,在模特的周身幻化出浮凸诱人的轮廓。而他最著名的单品白衬衫,则被Ferré赋予了浮夸而柔美的线条。高高耸起的尖领、式样繁多的宽松袖管……Ferré的白衬衫成为了1980年代最受欢迎的单品。

1989年,在其高定秀上谢幕的Gianfranco Ferré

Katharine Hamnett 口号女王
Katharine Hamnett对于1980年代潮流的贡献较为“直白”。她于1983年成立的个人品牌,专注推出印有口号的T恤产品。再加上设计师本人强烈的政治主张,Katharine Hemnett的设计,很快便风靡了整个伦敦甚至欧洲,成为了年轻一代人表达自我的最佳工具。最著名的一个口号,是设计师出席唐宁街十号举办的时尚从业者晚宴穿的那件了。Katharine Hemnett之前一直把上衣藏在外套下,只有在与时任首相Margaret Thatcher会面时才露出,T恤胸前写着:“58% don’t want pershing”“当时Thatcher低头看了眼我胸前的字,脸色十分难看,抬起头跟我说:‘我们这里可没有导弹。可能你来错宴会了。’”Katharine Hamnett后来回忆道。而与政治人物的尴尬会面没有影响其在英国时尚界的地位。

1987年,身着自己设计的Katharine Hamnett

全球精品

Global Selections

正品保证

Authenticity Guaranteed

全场包邮

Free Delivery

工作日 09:00-18: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