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也不能阻挡一个色盲成为伟大的摄影师
作者:羅小姐风格纪
对于赫尔穆特·纽顿,喜欢他的人叫他自由的战士,而反对者这样称呼他,一个有窥视癖的亵渎狂。不管人们怎么评价他,都不能否认的是,他是西方时装史上第一个以“性”为主题的摄影大师,也正是他激发了“色情时尚”这一词汇的产生。
“为什么喜欢拍女人?”
在上世纪50年代的人们看惯了清一水的优雅时尚大片的时候,他拍了一系列“冷美人”的皂片,那时候穿膝盖以上四英寸的mini skir都是叛逆,而在他的摄影中吸烟、吞枪、伤残、挑逗、暴露无处不在,他深深地触犯了时尚工业的脆弱与敏感也引领了“坏女孩”的风潮。纽顿镜头下的她们没有一个不穿着高跟鞋桀骜不驯,根本读不出任何“柔软”和“温情”,但是画面里的她们冷艳,就像30年代柏林的颓废和阴郁,永远是阴天,从来没晴过。他把这样强势的女人叫做亚马逊女王。
尽管女权主义痛恨他,甚至往他的展览上泼油漆,但纽顿坚定的表达着自己对女性的“另类”的崇拜。他本人,甚至他的男模,也都会穿上女人的“专属设计”高跟鞋。就因为他厌倦了人们看待事物的标准化态度,所以对这种反潮流的“坏品味”,总有特别浓厚的兴趣。
他为什么这么爱女人?又为什么这么爱裸替的女人?因为他一生被女人宠的不成样子,然而女人这种动物实在太有魅惑性。
在他小时候母亲会让他穿衣领高耸的丝绒西服,头发梳成有刘海的复古内卷,每次出席晚宴,她都会穿着鲜艳的低胸晚礼服,用柔软的胸脯贴着他对他道声晚安,空气里弥漫着香奈尔5号的味道。
第一次对女人产生迷恋,是在他4岁的时候。保姆准备外出,半裸着身体只穿着衬裙站在镜子前,慢条斯理的梳妆,神情妩媚,裸露的吸引力从此开始。 12岁的那年,父亲为他报名了游泳课,他喜欢这项运动,但他更喜欢游泳池边光滑得像海豚一样的女孩子。 在纽顿15岁时,他就有了三个理想,摄影,女人和游泳。
“当女人凝视自己的时候,总容易迷失”
纽顿从不避讳承认自己是一个色盲,他分不清黄绿和蓝绿,所以大多数的照片都是黑白调,但这并没有局限作品的美感,毕竟黑白调是永不过时的经典色。
Le Smoking | 1975
1975年,纽顿在自己门外,巴黎RueAubriot,为《French Vogue》拍摄了这组女模特穿着YSL吸烟裤的照片。
身着Halston的Elsa Peretti| 1975
穿着性感低胸露背装,带着兔子耳饰,站在钢筋铁骨建构的城市里的这“只”兔女郎,只要看过她,总会念念不忘。
模特,纽顿和妻子 | 1981
1981年,纽顿在巴黎的Vogue Studio工作室中拍下了这张照片。纽顿很喜欢从镜中取景,他说过,当女人凝视自己时是极有表现力的一幕,因为她们常常会迷失在自己的形象中。
《她们来了》| 1981
《她们来了》也叫《裸体与服装》,是纽顿在1981年发表在法国版《Vogue》中的作品。纽顿用摄影将身体与时装的关系予以视觉化,是戈雅《裸替/着衣的玛哈》的升级版。
由于极度早熟及与年长女性交往的经历,纽顿热爱性感又独立的女性,所以他拍摄的女人,都是一副不可一世的神态,没有丝毫柔弱的气质。
麦当娜就是这样的女人,就像她说过“我永远不会满足,直到我像上帝一样有名,我才会感到高兴”。纽顿有两个最喜欢拍的女明星其中一个就是她。
麦当娜  Madonna
莫妮卡·贝鲁奇  Monica Bellucci
朱莉娅·罗伯茨  Julia Roberts
朱迪·福斯特 / 安吉丽娜·朱莉 / 凯瑟琳·德纳芙  西格妮·韦弗 / 琳达·伊万格丽斯塔 / 玛琳·黛德丽
”彩色的阴谋和冒险“
尽管纽顿的彩色照片不多,但每张都很有意思。无论是在高楼的屋顶花园、室内游泳池,欧洲古城堡或是豪华旅馆,纽顿都会在他刻意营造的空间中设计一出虚假的惊险,每一个女人的表情背后似乎都有一段关于欲望的故事。他用这些充满悬念的细节铺陈并策划了一场视觉阴谋,而我们要做的就是尽情的填补这场阴谋的想象,享受这趟冒险的快感。

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平台:羅小姐风格纪(ID:theladyhandbook)
文|ss   图片|网络

全球精品

Global Selections

正品保证

Authenticity Guaranteed

全场包邮

Free Delivery

工作日 09:00-18: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