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张黑胶,你看起来好像很好吃
作者: TinyMonster
最近几年黑胶这个险些被数码时代淘汰的产物又有了死灰复燃的迹象,这其中可能有很多产业的原因,但是总的来说,还是因为黑胶有一种数码时代无法复制的美感。
不像手机上的播放清单,所有人都可以任意选择自己喜欢的歌曲,黑胶是被很多人用来标榜自己的物品,因为它们拥有特殊的颜色,考究的手工和陪伴音乐人或厂牌经历录音棚的全过程。

I collect everything, and it can get crazy. I have boxes and drawers filled with patches and stickers and trinkets in my apartment, but my most invested collection emotionally—and financially—is my record collection.

CLAY ROSSNER
现24岁的 Clay Rossner 生活在新泽西,12岁那年从他哥哥手里接过一台 Nikon SLR胶卷相机 之后,就开始了自己的摄影之路。他为自己心爱的黑胶唱片收藏拍摄了一整组专辑。收藏控的他利用在旧货店和古董店购买的小东西,将黑胶的音乐视觉化。不管是被满是烟头的烟灰缸环绕的唱片Salad Days (By Mac Demarco) 还是以黏贴满小饰品的日记做背景的Carrie & Lowell (By Sufjan Stevens),让人在第一时刻感受到这张唱片的风格。
Dark Bird Is Home 描述了他自己家乡的自然景色,所以我想要拍摄一个类似的场景,但是用我自己家乡的照片。所以就用很多张宝丽来拼接出了一个特别的背景图。
我刚从大学宿舍搬出来的时候,经常听这张专辑。我的室友Josh那时候是Modest Mouse的忠实粉丝。专辑歌词里说 Isaac Brock 当时有酗酒的问题,为了好好生活与之奋斗。The Fruit That Ate Itself 是这张专辑里我最喜欢的一首。
Death Cab For Cutie 写这张专辑的时候想把它做成概念型的,所以我在拍摄的时候也想保持一样的主题:宿醉的夜晚,公路驾驶和苦情的婚礼。在 405 这首歌中,Ben Gibbard唱的是关于一件他最喜欢的衬衫褶皱地躺在地板上。刚好我最喜欢的一张照片就是我最喜欢的一家衬衫褶皱地躺在女友Rosie和我拜访新帕尔茨小屋的地板上。这是多大的巧合啊。
INTERVIEW

When did you start collecting vinyl, and what was the first record you ever bought?

CR:我是从2008年2009年的样子开始收藏黑胶的,但我第一张唱片是Weezer的单曲,Hash Pipe

What was the first record you shot this way?

CR:我第一个尝试以这种方式拍摄的黑胶是 Ricky Eat Acid 的 Three Love Songs,是由Orchid Tapes发布的第一张黑胶。第一张拍出来的效果不是我想要的,所以我就停了几天,然后再回头来拍摄。那张照片依然是我拍摄过的最喜欢的一张之一。

How do you choose which record you’ll shoot?

CR:通常取决于我发现的一些关联。有时候我很期待一张专辑出来,但是真的到了发行的时候,我又觉得不想拍了。不是说因为那是一张不够好的专辑,只是没有找到相应的拍摄感觉。

What inspires you to style the shoots the way you do?

CR:很多东西决定了如何摆拍一张照片。我会从黑胶本身的音乐,歌词还有艺术家,他们是从哪里来的,我从他们的音乐里受到了什么样的启发。不是每次拍摄都很容易,因为有时候这种参考很细微。我曾为朋友拍摄过 Sufjan Steven 的 Carrie and Lowell,那张专辑真的是太棒了!能联系到很多个人的经历。
然后当我为 Foxes in Fiction 的 Swung From The Branches 拍摄时,更像是为Orchid Tapes厂牌做庆祝,因为那是他们发行过的第一张专辑再次生产。我想要呈现他们曾出过的卡带艺术,尽量让它看起来干净漂亮。每一张黑胶我都希望能有不同的展示方式。

What is it about Orchid Tapes that’s so important to you?

CR:Orchid Tapes是一个很特别的厂牌,旗下有很多优秀的艺术家。一个厂牌的运营和管理是很忙的,但是他们在我开始这个项目的时候依然给了我非常多的帮助和动力。事实上他们肯花时间告诉我这个过程和他们对这个项目的喜爱对我已经有很大的意义。现在到处都是摄影师,因为我们都喜欢美好的事物,反而变得审美疲劳。当有人告诉你他们觉得你的摄影很cool或者很creative的时候,对一个艺术家来说真的意义重大。

How many times do you listen to a record before building a photo around it?

CR:这个范围可以很广,但是至少都有15到18次,通常更多。我通常还会做关于艺术家的调查,制作唱片的过程,谁帮忙制作,在哪里写的歌,在哪里录的音。真的需要好好研究一番在我有任何拍摄的灵感之前。

What are you listening to now?

CR:最近听好多音乐。费城出了很多好的乐队,像Cold Foamers, I See Demons in the Wood Grain, Shelf Life, 和Alex G。也有这个城市的乐队,比如Spencer Radcliffe, Junior July, 和Sitcom。纽约从来都不缺好音乐,像Eskimeaux, Porches, Florist, 和Fraternal Twin。我特别喜欢Fraternal Tiwn的Skin Gets Hot和Cold Foamers新的EP Musketball。最近一直在放没停过。

In this day and age we don't really need to buy vinyl, to be honest. You can find most records online. Why do you buy vinyl?

CR:音乐人们花了很多时间在他们的音乐上,用哪种方式来发行。我觉得支持厂牌和乐队很重要,即使黑胶可能不是最便捷的方式。我很享受听唱片的这种仪式感,能让一整个晚上都变得美妙。艺术层面和制作层面都给了黑胶不一样的价值。
本文已获得微信公众平台: TinyMonster(微信号:CoolMonster)授权

全球精品

Global Selections

正品保证

Authenticity Guaranteed

全场包邮

Free Delivery

工作日 09:00-18: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