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上真的有一个「云彩鉴赏协会」
作者: 乌云装扮者
我不信你是那种没用手机或者相机拍过云彩的人。
人类,尤其在那些常年雾霾深重的地区,都对拍摄天空和云彩有着异常的热情。但有人把这当成一种爱好甚至艺术形式,并且成立了严肃的“鉴赏会”,实在出乎我的意料。
这个名为 Cloud Appreciation Society 的英国网站,我们暂且叫它“云鉴赏协会”,创办于2005年1月,这比大部分创业公司的历史都要悠久。目前已拥有四万多会员,覆盖全球165个国家及地区。
网站最主要的业务就是吸引会员分享生活中所捕捉到的云和关于云的一切,比如山雾,闪电,龙卷风……

智利,奥索尔诺火山 © Michael Slough

© Witta Priester

西班牙北部海港城市桑坦德日出 © Mitch Hawkins

© Sarah Scott

它能够成为最近的热门话题,全靠《纽约时报》最近的报道:这个由 Gavin Pretor-Pinney 创办的“云鉴赏协会”,通过付费会员贡献的一手“云”资料,扰乱学界阵脚,为所有人展现出一片“诗意的天空奇迹”。
这篇报道提到了关于云鉴赏协会的创办灵感,始于一向热爱观察云的创办人 Gavin Pretor-Pinney 在康沃尔郡的一场演讲,他还曾经于1993年担任杂志《Idler》的联合创始人。在那次演讲中,他“为一朵云站出来说话,抵制无聊的 rap”(……)这个观点大受欢迎,听众纷纷表示要加入他的社区,于是云鉴赏协会网站顺势而生。
《Idler》杂志 | Gavin Pretor-Pinney 接受《纽约时报》采访
而网站的诞生和其飞速的成长,帮助他先后完成了被出版社编辑拒绝过二十八次的《云彩观察员》(The Cloudspotter’s Guide) 一书,和一部为 BBC 拍摄的纪录片《云彩观察》(Cloud Spotting) 。
所以这真的是一件很认真的事!成立十年之久的云鉴赏协会的运营及管理团队只有五个人,包括创始人和他的妻子在内。其最主要的任务是一一每天浏览上传至网站的作品,从中遴选出“每月之星(Cloud of The Month)”,并作出简短的评价或说明。
 从古代开始,尽管人类就把云当做追远莫及的梦想,但它获得的赞美和记录遥遥不及太阳和月亮,甚至它的另外一种形态——雨。云鉴赏协会所做的,一方面让你看到了地球气象的景色,另一方面,则让我们相信,我们能够看到的每一朵云,都有一个迷人的故事——下面这些作品,都来自2006年至2016年的“每月之星”,每幅作品对应有评论及介绍。

云之虹彩 © Paul Bell 2016年2月

二月的第一天,许多英格兰及爱尔兰地区的云朵爱好者们观察到了这片罕见而美丽的云彩。这些形成高度高于正常云层的是虹彩云——处于平流层,位于形成天气现象的云层之上。当太阳处在低空时,因五光十色而得名的虹彩云便会出现,因此有时候它们又会被称作“珍珠母”云。
其更为官方的名字叫做极地平流层云,因为它们通常只出现在两极附近。有些人以为它们是一种极光,其实虹彩云和产生北极光的带电粒子没有半点关系。其次,这种现象也不是由于阳光发生折射所导致的,而是光线穿过了云层之中微小的冰晶颗粒——我们称其为“衍射”(衍射是光的第四种传播形式)。不同波长的光线出现不同程度的衍射,从而使其分离,呈现出如此缤纷的色彩。(节选)

极光 © Sitthivet Santikarn 2015年2月

一见钟情——这就是人们口中的天堂之光,形成于北半球极地的天空中,通常被称作“极光”或“北极光”。和南极光如出一辙,这一类云层之中并非充满水汽,而是遍布能够被太阳发射出的电子与质子所激活的带电分子。
“极光”一词来源于罗马神话中黎明女神之名。这张“金碧辉煌”的二月之星,由 Sitthivet Santikarn 发现于挪威,特罗姆瑟。画面中包含了一些其他可以被肉眼直接观察到的云:一些散碎的积雨云和在远山后若隐若现的层云,绝对值得你从床上一跃而起。

云舰 © Guilherme Touchtenhagen Schild 2014年3月

本月的“云”竟出人意料地现身于一个从不曾有云出现的地方。这朵名副其实的砧状积雨云仿佛一艘巨型星际飞船,Guilherme Touchtenhagen Schild 在巴西,圣荷西南美草原拍下了这幅画面。“砧状云”这一分类源于拉丁语中铁匠的“铁砧”,因为这些巨大的乌云在其顶部发散开来,恰似一块铁砧。画面中还有一些乳状云,其颜色也十分贴近铁砧端部的色泽。由于观察时的特殊视角,我们可以看到低空的太阳形成的光束由另一侧向外扩散,这就是——“暮色”,也向我们解释了为什么积雨云会被称为“云中之王”。

夜色撩人© A J Hidding 2013年8月

夜色难料的八月,我们选出了这张夜光云的照片。这类云多形成于极端寒冷的中间层,高于平流层,海拔高度为48~85公里。正因为如此高的位置,才使得夜光云在日落很久之后还能反射阳光,就像你在这张 A J Hidding 拍摄于荷兰,霍赫芬的画面中所看到的一样。
夜光云只有在夏季才能够被观察到,且全凭运气。关于它诡异的蓝色和涟漪的形成原理目前也尚未探明。唯有呼吁广大爱好者多多收集夜光云的照片,对于 A J Hidding 捕捉到的这张精彩画面,我们想说:干得漂亮!

颠倒的闪电 © Mike Sharp 2012年2月

本月的影像给了我们一个截然不同的视角来观察——这团随着积雨云产生的风暴不断向上移动的闪电。这一类型的闪电被描绘为“蜘蛛”或“爬虫”闪电,Mike Sharp 本人评论这张摄于马来西亚,槟城的闪电,称之为“激动人心的天气”。所言极是。

与卷云赛跑 © Carlo Borlenghi/Rolex 2011年2月

劳力士悉尼-霍巴特帆船赛2010/2011赛季上,这朵不可思议的卷云出现在悉尼至梅里伯拉的比赛航线上。

凝结尾迹 © John Gale 2010年10月

本月的最佳照片来自都柏林飞往西班牙的航班上。担任机长多年的 John Gale 捕捉到了这张飞机云(又称作凝结尾迹)。看起来是不是很像一条游走的蛇和一只奋力跃出画面之外的青蛙?

希哈利恩之上的 Asperatus © Ken Prior 苏格兰

几年前我们在评选“每月之星”时发现了一张类似上面的照片,我们对它并没有十足的把握。因为它从下面看起来实在太像是波涛汹涌的海平面了,于是我们用法国70年代的传奇跳水选手兼生态学家的名字给它起了一个昵称——“雅克·库斯托云”。
而当我们开始从世界各地的会员和观光者那里接二连三地收到这样的照片时,我们决定还是给它一个听上去更为正式的名字。我们想要在拉丁语中找一个符合云的官方分类的词,最后决定使用“Asperatus”一词,拉丁语中它的意思是“粗糙”。古典派的诗人曾用它来描述被狂风激怒的大海。
* 关于 Asperatus 的命名事件引来了世界气象组织(World Meteorological Organization)的关注。在拍摄纪录片《Cloud Spotting》期间,Pretor-Pinney 与气象组织委员会成员针对这一类云的科学界定进行协商,Cloud Appreciation Society 在此期间展现出的专业和认真最终促成委员会修改了自1950年来便没有更新过的“云图档案”。

内斯,南威尔士 © Mike Davies 2008年10月

我们应该欣赏尾迹云么?——这个问题一直以来在整个世界范围内备受争议。尾迹云是呈线状的一类云,你可以在高空飞行器的后方观察到它们。这些“人造云”只有在飞行器所在的巡航高度周围足够冷,空气足够潮湿的情况下才会出现,由引擎排除的废气(水蒸气)迅速凝结成冰晶,在天空上留下一道痕迹。总而言之,它们是云——只不过是人类的杰作而已。
那么,它们值得 CAS 来鉴赏么?

河内飞往吉隆坡的航班上 © Ruziana Mohd 2007年10月

在飞机上观察云层——当它们上升到一定高度时——可以让自己完完全全沉浸在另一个世界之中。当太阳穿过宛如高耸入云的建筑群落般的层积云,投下长长的阴影时,就像上面这张照片中所看到的那样,这个世界似乎变成了一座天空之城。
正如美国博物学家亨利·大卫·梭罗在飞往西海岸的天空中所观察到的,那就是一座城市,他将这些感受写在了1851年7月10日的日记中:
两座巨大的山脉之间是低低的晚霞,闪烁着玫瑰色和琥珀色交织而成的微光。穿过这道宏伟的峡谷,这种恍若隔世的感觉,仿佛一幅画作中,描绘着地中海和远眺着西班牙海岸的画面;我看到一座城市,西方的永恒之城,海市蜃楼,那里没有外人踏足,大道上太阳的神马整装待发,还有一些萨拉曼卡的幻想。

美国乔治亚州上空 © Brian Wong 2006年8月

这一类云的名字叫做“开尔文-赫姆霍兹波浪”,它是云层中由风向产生的剪力作用的结果。这种特殊形态的湍流在卷云层中的作用会逐渐增强,自底层发生,由于空气中不同速度亦或是方向而产生倒置的现象。
发现完美的“开尔文-赫姆霍兹”波浪只有耐心等待天赐良机。这种转瞬即逝的美丽云朵也许每时每刻都会出现在世界各地,但如此完美的却少之又少。

© Miya Ando 工作室作品(给我拿来)

除去大量的摄影作品外,由会员上传的与“云”相关的艺术品(装置艺术,绘画等等)、视频和诗歌也为网站带来可观的点击量。
在支付10英镑的注册费和每年12英镑的会费后,你会得到一张会员证书和一枚徽章,同时享受会员的福利待遇,上传自己的“云”作品,每天收到一封“云”推送(Cloud-a-Day)邮件,以及其线上商店的购买折扣等等。
而从 PC 端向移动端扩张的过程中,他们还推出了教育应用 Cloud Spotter 其中包含近40中不同的云的种类,通过用户作品帮助你学习辨认天空中的每一朵云,你也可以上传自己的作品来解锁星标,达成成就。每一位用户上传的作品都能够帮助科研人员理解并构建天气模型,在与 NASA 的最新合作中,Cloud Spotter 所收集到的后台数据能够帮助其校准谷神星卫星大气层监测器。
CAS 会员证书 | CAS 徽章
和世界上那些因为创始人嗑多了药而组织起来的协会不同,云鉴赏协会并没有在首页放上自己的简介——类似其他网站常见的“关于(About)”,取而代之的是一份简单却真诚的“宣言(Manifesto)”。
我们相信,每一朵云都只可远观,不可亵玩;而没有它们,生活会变得无比匮乏。
我们认为,每一朵云都是自然的一首诗,展现出她的博爱与平等,让每一个看到她的人都能发现属于自己的那一份美好。
我们为这些“天马行空的想象”而战,不论它在天涯海角。如果我们日复一日仰望着的,是一片万里无云的天空,生活将暗淡无光。
我们尝试提醒人们,云是大气层情绪的抒发,像是一个人的表情能够被阅读。
我们笃信,云朵是为富于想象的人而存在的,他们关于云的冥想会让灵魂自我升华;所有在云朵的千变万化之中看见自己的人,都会省下一笔去看心理医生的钱。
而我们会告诉那些愿意聆听的人们:看呐,为这转瞬即逝的美惊叹吧!要永远铭记,让你的头脑漫步于云端。
虽然这里的一切数据服务均建立在付费基础上,但有一点我们必须达成共识的是:你没有办法为一朵云付费。
云是那种真正买不到的东西——这倒不是说,你无法对一朵云声明主权,而是因为世界上没有一样东西,比云离得更远。
本文已获得微信公众平台:乌云装扮者(daclods)授权

全球精品

Global Selections

正品保证

Authenticity Guaranteed

全场包邮

Free Delivery

工作日 09:00-18: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