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够了德普的前女友,来看看德普的男朋友们
作者 : 良仓
德普的戒指是不值钱的,所以忘掉德普的前女友们吧,反而在交“男朋友”这件事情上他真的比谁都虔诚!
暗黑的导演伯顿  
作为电影史上最不标准的天才,导演伯顿对德普的喜爱用他曾经说过的一句话就可以表达,“我简直愿意搂着他睡觉。”恩,德普竟然能让一位生性孤僻的人说出这么燃的话!
在他们认识之前,伯顿可比德普有名多了,这个曾经在迪士尼待过很多年的画师,他的风格可跟迪士尼标志性的童话风不同,他只是有点诡异,再多了点暗黑,甚至有点哥特。(听说人们都喜欢大眼睛,伯顿手绘里的人也都是大眼睛哎)
▲伯顿的爱德华手稿
凋零的肢体,细碎的头发,黑色的眼窝和恐怖的眼睛,这是伯顿在儿时就幻想出的一个人物,此前很少有这样的机器人形象,该怎么理解他呢?直到德普看到了伯顿的这幅手稿,他才明白爱德华应该是什么样子的,还挺像自己,总想向别人表达爱意,但到最后却总是搞成误伤。而伯顿呢,当初从汤姆汉克斯,小罗伯特.唐尼和吉姆.凯瑞中单单挑出了他,就是喜欢他焦虑起来不停地搅拌咖啡的那些小动作和永远睡不醒的样子,当然还有他眼睛里的那股邪劲和忧郁。

▲电影《剪刀手爱德华》

从《剪刀手爱德华》之后再也没有人能忘记德普卷曲的黑发,苍白的面孔和神经质的说话方式,也好像自此之后人们也都习惯了他的标配烟熏妆。继爱德华之后这对最佳CP组合又在一起陆陆续续拍了7部电影,德普从异装癖导演变成了神经质的糖果厂老板,又从杀人的疯狂理发师演变成疯癫的疯帽匠。
在这伯顿的帮助下,德普就没正常过,不过也挺好,德普也因此得了一个外号,“史上最性感的变色龙”。

▲德普几乎把好朋友画了个遍,伯顿肯定也没放过

德普又是怎么回答对伯顿的爱的呢?2010年《爱丽丝的漫游仙境》上映的时候,有人问他是如何决定要出演那个看上去很娘的角色的?德普是这样回答的,只要是波顿希望我演的角色,哪怕是直接演爱丽丝我都是会答应的。(真爱啊)
传奇的怪咖作家汤普森
如果说伯顿是塑造了一个荧幕上的“德普”的话,那么这位作家在很大程度上深深地影响了德普的人生。
汤普森在嬉皮、摇滚乐和迷幻剂膨胀的年代成长起来,在搞新闻的男青年们还是西装革履一本正经的撰写稿子的时候,这位哪儿黑暗往哪儿钻,什么不能写就专写什么的新闻人就凭着对“地狱天使”摩托黑帮的揭露和对总统的吐槽走上了巅峰,这股离经叛道的gonzo精神很快蔓延到社会中,他也因此成为了一个特立独行的反文化英雄。
▲汤普森爱枪爱酒精爱迷幻剂,60年代的美国大街小巷都有穿着gonzo标志的年轻人
他到底有多怪?喜欢菲茨杰拉德的《了不起的盖茨比》就用打字机打了20遍,吸毒吸到胡言乱语以至于人们在电视上看到他的时候会说这个人是不是脑子坏掉了,他的签名方式也很特别,对着自己的一本书连开了三枪然后把他送给好友,当然他说过最奇怪的话还应该是,我死后不要埋起来,我要做火箭发射到太空(厉害的人果然都上天了)。

▲汤普森让好友插画师ralph steadman画的葬礼草图

他跟德普的相遇还是因为一部由他的小说改编的电影,那时候德普刚刚跟薇诺娜·瑞德分手,这两个大男人因为太多的共同语言和爱好很快就“走到了一起”,之后的几个月两人一起住在布满了蜘蛛网塞满枪支弹药的地下室里,凌晨时候兴致起来还会去满是星空的花园里小试枪法,也会一起开车穿过山岭,去听冰块碰撞的声音,或者加入威士忌的狂欢。
无论外界把汤普森看做一个瘾君子还是精神失常的人,但在德普眼里,汤普森疯狂至极但总是对的,他像海绵一样吸收着汤普森的生活态度和幽默方式,汤普森说过的那句“Crazy Never Die”对于德普来说简直就是一种魔力。
汤普森在他67岁的时候,一手和妻子通着电话,一手用枪解决了自己,德普并不意外汤普森用这种方式结束了自己的生命,但对他来说仍然是一种巨大的打击,甚至毁灭,那个总是在凌晨3点多打电话过来的人,那个见了第一面就一起去家里造炸弹的人,那个带他经历各种匪夷所思疯狂至极的事情的人真的消失了。
“他就是想要从一个150英尺长的大炮里发射出去,然后射进平流层,他知道我是唯一一个蠢到会帮他实现这愿望的人。
而德普也真的为他这么做了。

疯狂的曼森,疯狂的吸血鬼
也许戴过了太多的面具,在电影这场“打开摄像机走到镜头面前就要开始撒谎”的游戏中玩的有些腻了,50多岁的德普又抱起了吉他站在舞台上,像17岁时候一样(时光飞逝岁月如梭...) 

▲德普17岁时候的乐队“The Kids”(这已经是能找到的最好的画质了)

▲德普在DETAILS杂志拍摄时的吉他滑音solo(不过大叔你就真的这么喜欢指甲油?)
“很长一段时间,生活于我就是一辆无穷无尽摇摇欲坠的列车,注定撞毁在未来某个日子里。但不论是酒精还是各种麻醉剂,它们的力量都远远不及一段迷人的音乐,远远不及。”在这段给自己的好友——世界上最伟大的吉他手之一乔·佩里的自传里,德普是这样写道对音乐的热爱的。(跟作家呆久了,德普都快变成诗人了)
画风转过来,我们还是来谈谈他的摇滚好友吧。

▲2012年德普出现在玛丽莲曼德森的演唱会上

比如玛丽莲曼森。如果你哪天去看了曼森的演唱会,而且恰巧你眼力也够好,那么你可能会看到一个叫做德普的著名男演员在台上弹吉他。两人能走到一起也是有原因的,除了对摇滚的热爱,两人其实都喜欢骷髅戒指,都是眼线爱好者,都深爱暗黑哥特风,还喜欢收藏动物标本和假肢。
德普还把自己的儿女介绍给他认识,没错,德普把亲孩子介绍给全美家长最排斥小孩去听的乐团的主唱!德普不仅让曼森当莉莉·萝丝的教父,还在儿子杰克生日的时候把曼森带回家给他庆生。(画面好和谐)
除了玛丽莲曼森还有滚石乐队的创始人之一凯斯·理查德兹,杰克船长的疯癫就是模仿的他,口齿不清,醉醉醺醺....(德普也曾经把他介绍给汤普森,结果两个声音沙哑说话慵懒口齿不清的人竟然交流起来毫无障碍,德普很疑惑因为他根本不知道两人在说什么,但是竟然还能聊得那么high!)

▲德普用陪女儿画画学来的技术给凯斯·理查德兹画了张油画(陪女儿画画算什么,德普还陪女儿玩芭比娃娃呢)

而这两年德普组了个乐队“好莱坞吸血鬼”,吸血鬼里有空中铁匠乐队的吉他手乔·佩里还有休克摇滚先驱爱丽丝·库珀,连保罗·麦卡特尼和前枪炮玫瑰乐队吉他手斯莱士都来献唱(OMG!)....这是一件很热血的事情,因为这个组合成立的初衷就是为了怀念那些已经去世的好朋友,他们不潮流,他们很复古。
就在德普离婚事情沸沸扬扬的这些天,媒体炸开了锅,总有一些反转、像连环剧一样的新闻爆出,不管事态朝什么方向发展,或是已经涉及到了怎样敏感的恶性词汇,社交媒体上为德普站出来说话的明星越来越多(毕竟谁都爱这种“无论愿望有多荒诞都会蠢到为你实现”的朋友)。
但我们的当事人先生呢,还在和他的吸血鬼乐队在巴西,在瑞典,在德国摇滚着呢,这么看来,音乐的确是一种逃离的方式。
对于各种外界的舆论甚至对形象的威胁,其实德普也不是没有态度,在很久之间的一个采访里,可以看到这种态度的存在。
“50岁之后就不想负责任了,想坐在椅子上什么都不干,想穿什么就穿什么,老年人的那种长款的运动衣也不错,这种感觉就像以前白兰度说过,他已经达到了人生中得某一个点, I just don't care。”

全球精品

Global Selections

正品保证

Authenticity Guaranteed

全场包邮

Free Delivery

工作日 09:00-18: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