伍迪·艾伦最迷恋的女人在哪里约会?
作者:常客说
能够坚持以一种优雅的姿态,持续关注都市人群焦灼灵魂的,可能就是伍迪·艾伦了。
电影工业的版图正在被超级英雄们占据,拥有超凡力量的英雄们争先恐后拯救多灾多难的地球。而银幕彼端,生活在和平而又乏味的城市中,市民们选择沉醉于毁天灭地的视觉奇观中,获得某种暂时超越庸常此生的巅峰体验,然后在走出影院时一边回味着英雄们逗趣的插科打诨,一边焦虑着接下来在商场里该吃点什么。

我们喜欢与英雄在一起,仿佛自己也无往不利。

我们当然不缺乏书写城市的影视消费品,只是其间充斥的婆媳撕逼和挣扎求存的情节往往让人糟心,而演绎都市精英时,演员们做作的走姿、蹩脚的英文和为了表达时尚一水儿卷起的脚踝,又经常成为我们彰显自己那点智力优越感的笑料。
而伍迪 . 艾伦,常常驾轻就熟地刻画当代中产阶级的生存困境;作为一个少有的熟稔哲学著作的电影人,这种手术刀一样精准的剖析又往往因为他哲人态度的抽离感而显得过于刻薄、缺乏悲悯。但事实上,考虑到那些故事本身总有些源出于他自己的生活体验,这种尖刻本身未尝不是一种带着慈悲的自嘲。
《午夜巴塞罗那》与四只猫餐厅
Vicky和Christina,两个美国女孩的巴萨罗那之旅。Vicky在纽约有一个做律师的、生活优渥而乏味的未婚夫,对生活中的浪漫奇遇持拒绝态度,而Christina则率性奔放,在摄影、绘画、写作中表达和寻找自己。
▲ 在伍迪艾伦的电影里,斯嘉丽约翰逊往往是奔放的大傻妞
可以看到Vicky代表着我们最善于过的生活:将一切妥善规划安置。工作、爱情、婚姻,种种人生议程,最好都按照社会价值称许的既定轨道进行,不出意外,一切静好。

▲ 理性的Vicky出人意料地迷失在禁忌的欢愉中

当两人一起邂逅了当地艺术家Duog,面对后者近乎赤裸的求欢,不同于Christina的欣然和暧昧,Vicky的下意识反应是对这种她视为荒谬的人生态度的鄙夷,但这段恋爱喜剧在后来却有着出人意料的展开:Christina在与Duog及前妻一段悖逆于传统伦理观的三人恋情之中遽然抽身,Vicky则在同Doug的一夜风流之后对一向秉持的生活方式产生了犹疑和动摇。
▲ Christina则从这段狂热的“三人行”中遽然抽身
伍迪·艾伦一向乐于对循规蹈矩的小市民,开一些温和但不乏善意的玩笑。对Vicky来说,理智背后是克制,是对生活中那些逾越规范的刺激的隐秘向往,但冲破边界之后,又不可避免地带来人生理念上的混乱无序。蜷缩回原有的熟悉路径,或许是最安全的。
四只猫餐厅( Els 4 Gats) 地址:Carrer de Montiso,3 bis,08002,Barcelona 
"4 Gats” 在加泰罗尼亚语中是四只猫的意思,位于巴塞罗那老城 Montsió街3号的马蒂之家,由建筑师Josep Puig i Cadafalch于1895年设计。
1897年6月12日开业,也充当宾馆、夜总会、酒吧和餐厅。曾是巴塞罗那现代主义运动的主要中心之一,历史上频繁光顾的名人数不胜数。
毕加索也曾经常混迹于此,寻找创作灵感,还为这家餐厅设计过菜单和宣传海报。餐厅内室大厅今日仍挂着毕加索当年个展时的复制品画作,与波恩区收藏他早年创作的毕加索美术馆遥相呼应。
《午夜巴黎》与茉里斯酒店
好莱坞编剧Gil携未婚妻和岳父母来巴黎度假,徜徉在巴黎的大街小巷,他在午夜的钟声里穿越回那个他梦想中1920年巴黎的黄金年代,与海明威、毕加索等大家谈笑风生,并迷恋上这两人共同的情人Adriana。但是对生长于20年代的Adriana来说,此世的乏味正如同Gil看现在的时代,在她看来,真正的黄金年代是1890年的巴黎,那里有高更、德加…
▲ 对Gil来说与海明威交流无疑激动人心,但Adriana则视若寻常
在两人一同穿越回那个年代后,阿德里亚娜毅然决定留下,Gil却幡然悔悟回到现实,而未婚妻已经出轨恋上夸夸其谈的“知道分子”Paul。

▲ Gil厌烦于Paul对《睡莲》的掉书袋式解读,他的未婚妻却被吸引

这是伍迪·艾伦对观众一次鲜见的直白劝导:每个人都会觉得自己生活的时代无聊和平凡,没有所谓的黄金时代,最好的选择是把握当下。显然,这种教诲有点鸡汤了,艾伦最后安排Gil留在巴黎与他灵魂契合的女孩Gabriel一起生活,更像是用强行大团圆来佐证这一观点。

▲ Gil最终在现实中的巴黎找到了愿与他徜徉夜雨的女孩

茉里斯酒店 (Le Meurice) 地址:228 Rue de Rivoli, 75001 Paris 
Dorchesrer collection旗下的Le Meurice酒店拥有太多盛名,更占据了巴黎观赏埃菲尔铁塔最佳的视野,是的,我们不可能像普通游客那样,贴得很近毫无顾忌地自拍。
Le Meurice酒店也拥有著名的巴黎米其林三星餐厅,有最帅米其林主厨之称的Alleno Yannick也曾效力于这家餐厅。现任主厨是拥有最多米其林星餐厅数的Alain Ducasse。
《蓝色茉莉》与Gaspare意式比萨店
纽约贵妇Jasmine因丈夫破产自杀,不得不到旧金山投靠妹妹Ginger,在妹妹破落的居所里,一切人和事都让她无法忍受:窘困的生活环境、粗鄙不文的妹夫、平庸琐碎的工作…每个人都无法理解她破碎的骄傲,甚至当遭遇猥琐的上司的骚扰时,比起骚扰本身更让她崩溃的是,自己竟然沦落到与曾经完全不是一个阶层的人为伍。

▲ Jasmine曾经俯视自己的妹妹,但后来却不得不投靠她

当她遇上一个前途光明的政客时,生活好像终于发生了转机。她用得体的举止和精巧的谎言诱使对方与自己订婚,但却在最后关头被撞破,重新回归上流社会的迷梦彻底粉碎…

▲ 重新晋身上流的努力,最终因谎言而流产

这或许是伍迪艾伦近年来最残忍的一部电影了,与上文的巴黎故事相比,在旧金山发生的一切完全是个阶层跌落者的噩梦,提醒着观者自己所拥有的一切有多么脆弱。好在比起Jasmine,我们至少能够做到独力自足而非完全依附,做一棵树好过做美丽的藤萝。

▲ 凯特布兰切特演出了那种置身泥沼的绝望

Gaspare's Pizza House & Italian Restaurant 地址:5546 Geary Blvd,San Francisco 
《蓝色茉莉》为旧金山送上了一封闷骚的情书——这座城市打破了浮华梦境,打破了荒唐爱情,打破了小心翼翼的谎言和治愈妄想,就连伍迪·艾伦最爱的奢华场景也被换做了街边雅俗共赏的比萨店。它戏谑般地剥离出了纽约用奢靡包裹着的黑色现实。“if you can't fall in love in san francisco, you can't fall in love anywhere."真是一句极佳的城市宣传语。
在伍迪艾伦的镜头下,每一座城市都流光溢彩。
而在其间上演的故事中,渺小的个体却始终在城市母体的种种设定和规制里奋力奔突,有始终囿于困境的惶惑,也有最后勘破世情的超然,当然更少不了到底溃不成军的幻灭——这就是伍迪艾伦写给城市及其居民的锋利情书:
城市的灯火无疑是美妙的, 而生活往往在这层美妙的布景下, 乍现狰狞。 至于你我, 是沉迷在今朝有酒的慰藉中苟且偷安, 还是怀着不合时宜的勇毅仗剑向前, 每个人都在书写自己的答案。 
作者:常客说(ID: changkeshuo)
撰文:小白
七夕甜蜜好礼,低至6折:

全球精品

Global Selections

正品保证

Authenticity Guaranteed

全场包邮

Free Delivery

工作日 09:00-18: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