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冷淡设计,他才是鼻祖
作者:一起设计
性冷淡风盛行, 然而他才是鼻祖。 “20世纪最杰出的日本设计师之一” Shiro Kuramata 仓俣史朗。
这位已故设计师, 以简约优雅的设计闻名于世。 生前设计了400多个室内设计项目, 很多商店、酒吧、夜店、餐厅, 都留下了他的设计印迹。
对室内设计而言, 当店面易主通常室内装潢, 也一起会被改头换面, 但他设计的这个寿司店, 却有幸逃脱了被拆掉的命运。 就是这个完工于1988年的, Kiyotomo sushi bar, 以下简称“寿司吧”。
仓俣史朗的设计, 在当时远远走在时代前列。
圆顶薄木板, 半透明塑料灯罩, 让整个空间似乎悬浮在空中。 天花板并不是整块原木, 而是一片片薄片组成, 仓俣史朗亲自设计每一个连接处, 令天花板看上去像一块整块的木板。
似乎仓俣史朗制造了一场幻觉, 门不动时就像一堵墙, 人们称之为“仓俣史朗的魔术”。
从开业到结业的十几年, 寿司吧的室内设计从未做过修改。
每一次他都亲自设计每一个细节。
这样精巧的设计在1988年, 算是非常前卫的, 同时还保留了日本的传统风格。
简单的材质搭配, 杉木板墙面、天花板, 花岗岩的台面、地面、踢脚线。
仓俣将寿司礼仪和日本茶室风格相融合, 很多设计界的大佬经常光顾于此。 

伊东丰雄

矶崎新

日本金融危机过后店主经济困难, 2003年寿司吧结业, 被一个英国的出版人买下, 本想让这间寿司吧重新开业, 但时过境迁这里已经不适合再开店, 又不舍得拆掉作为他用, 于是就这样空置了十年。
为保留仓俣史朗仅存的室内设计作品之一, 香港M+视觉文化博物馆, 决定永久收藏这个室内设计作品, 以装置形式在博物馆永久性展出。 拆卸的工作交给了 当时施工这家寿司店的公司, 他们比较了解这家店的设计, 而且还保留着当时的图纸。
花费足足四个月, 每一张桌子、每一把椅子、每一块地板, 甚至是内墙和外墙的装饰铁板, 拆分打包, 从日本运往香港馆内, 再重新组合。
由于寿司吧设计标准高, 这给拆解过程带来了许多困难, 但为了完美保留这件艺术品, 每一位工人都认真细致, 每一处细节都不马虎, 透光的塑胶天花板成功拆解下来, 丝毫无损。
花岗岩的柜台是拆除的难点, 仓俣史朗当时采取了自己原创的方法, 让台面看上去没有接缝, 这样比一整块石材便宜很多, 让业主更容易接受。
为了让地面旧痕的位置不变, 每块花岗岩都标上特定序号, 还原时就不会因为每边磨损不同, 而没有了视觉的连贯性。
寿司吧, 完好无缺地归隐博物馆。 完整故事请看视频文件(26分钟) 建议在WIFI环境下观看
(https://v.qq.com/x/page/d030360khb8.html)
仓俣史朗400多个室内设计, 项目的大部分由于时代的更迭, 目前仅有几个作品仅存, 其中包括香港的ESPRIT、东京三宅一生门店。 三宅一生 1980年间三宅一生部分门店, 仓俣史朗广泛运用自己创造的 “star piece水磨石”及其设计的家具, 仓俣独创了这种特殊的水磨石, 在传统的水磨石中加入彩色玻璃。
作为80年代设计师的代表人物, 仓俣史朗总是走在时代前列, 用了各种材料来让自己的作品更加脱俗。 玻璃、丙烯树脂、铬镍钢等等, 把有形和无形完美结合起来, 简约的设计, 可谓是性冷淡式风格的鼻祖。 日本最具性冷淡风的代表设计师, 吉冈德仁就是他的弟子。 
玻璃 Glass Chair
似乎谁都能随手拼出来, 可是谁能想出这个点子呢? 几片透明的玻璃组合而成, 玻璃边缘的半透明性自我介绍, “我是椅子”。 性冷淡到了极点, 似有似无的矛盾让人眼前一亮。
卫生间洗手台 用的是整块弯曲的玻璃, 洗手盆是是通过吹制而成, 大块矩形的梳妆镜, 安装在镀铬钢管上。
Glass Shelves #1 为Glas Italia 专门设计的摆柜, 不同形状的玻璃板材, 充分利用角落的空间, 大块的长方形组成立式装饰柜, 摆放不同的装饰品, 高冷而不失简约典雅。
Bent Glass Table 平面部分当桌面, 垂直弯曲部分当其中一个桌角, 单独的一片玻璃当然无法把它当作一张桌子, 但是加上蓝色底座 魅紫色桌脚, 这张桌子就完整了。 简单的部件, 却又夺人眼球, 犄角上扬, 似乎抬着头说: “我是桌子,就长这样”。
铬镍钢 How High the Moon
这把月光椅, 名为“告诉你月亮到底有多高”。 没有任何骨架, 完全由铬镍钢网组成, 铬镍钢在当时可是不常用的材料, Kuramata已经超越了他的年代。 不带有任何修饰, 椅子的全身泛着淡淡的银白色的光, 让人联想起发光的月亮, 通透的设计给人以飘忽的悬浮的感觉, 还记得这个问题吗? How high the moon? 它回答你: Just where you sit!
不只是任意织出钢网, 而是深入研究了人们的心理效应, 不仅是客观事实上能承受人的重量, 更是让人能安心地坐在这把椅子上, 富有弹性的镍铬钢网, 也增加了舒适性。
Sing Sing 灵感来自“How High the Moon”, 在一个镀铬金属框架上, 固定一张柔韧的钢制金属网, 简洁的设计、加粗的钢丝, 轻轻地告诉你: “来,安心地坐吧”。 
Sofa with Arms 将钢网换成海绵沙发, 增加了舒适度, 更加亲民实用。
Apple Honey chair 为UMS Pastoe设计 简约的座椅框架, 镀铬的扶手与靠背相结合,  让人耳目一新。
Umbrella Stand 艺术与功能相结合, 一个黑色涂料的铬镍钢底座, 一根同样黑色涂层的伞柄, 富有质感, 一个闪亮的镀铬环吸引眼球, 看上去就像一把伞站在这里, 冷冷地暗示你它的功能。
丙烯树脂 The Miss Blanche chair
这把椅子让Shiro Kuramata闻名于世, 所有部件都用丙烯树脂制成, 这在当时可是最新型的材料, 有机玻璃的玫瑰花, 镶嵌在有机玻璃的椅面和扶手, 这款椅子的设计灵感来自纳西威廉斯, 他的《欲望号街车》。 Kuramata用便宜的人工玫瑰浮在有机玻璃中, 以此来代表电影中主人公布兰奇的虚荣, 这几朵玫瑰似乎是Kuramata最热情的设计了。
一生之水 ,三宅一生最经典的香水L'EAU D'ISSEY(一生之水) Kuramata为其设计了一款香水瓶, 同样可见其经典的水磨石图案。 透明正方体瓶体, 黑色的棱线, 光的折射让瓶体丰富起来, 加上彩色塑料碎片式的装饰, 让一瓶香水变成了经典藏品, 香水瓶在2008年生产限量2500瓶。
the Flower Vase 神奇的塑料花瓶, 正方形瓶体, 圆柱形中空管, 似乎很无聊, 但是在管壁加上点颜色, 马上变得绚丽多彩。 从正面看, 颜色弥漫整个瓶体, 从棱线看, 瓶里的世界又变得错综复杂, Shiro Kuramata匠心独运, 让世界不再无趣。
月光系列 ,Shiro Kuramata不仅喜欢透明的材质, 对半透明的材质也情有独钟。 他的“鬼灯”就是他用白色半透明的塑胶板, 与照明灯相结合而设计出来的。 如月光般柔和让人感觉很舒适, 同样的方式应用在桌子上, 这盏灯 这张桌子, 你再热情如火, 在这样的氛围下也只会变得安静。
酒吧 ,Shiro Kuramata对丙烯树脂的应用炉火纯青, 在1989年设计了整间酒吧, 所有家具和装饰物都使用丙烯材料, 可惜目前已经不复存在。
原本方方正正的抽屉, Kuramata经过一番改造, 增添了些许乐趣。 Kuramata承认曾经对抽屉达到了着迷的程度, “我常在里面装满玩具、陀螺和彩色卡片, 那是我的秘密财宝, 我喜欢把我的手放在些零乱的抽屉中乱翻” 
PC3 ,横向与纵向都有双弧形, 妖娆的身材, 雕塑级的家具作品。
The Pyramid Cabinet 丙烯树脂外壳, 胡桃木抽屉, 金字塔式的外形, 好看新奇却也实用。
Solaris 乌黑的抽屉, 镀铬的把手, 加上冰冷的铬镍钢支撑, 又是一个性冷淡式的设计。
PC12 每个抽屉都有不同的size, 却又按照一定规律排列, 独一无二却又有迹可循, 冷冷的白色、简约的黑色框架, 冷淡的优雅。
Revolving Cabinet 旋转式的打开方式, 无限的天马行空, 毫无章法却有迹可循,
Kuramata就是这样一位设计师, 总是以最简单的设计, 给人留下最深的印象。 如果不是过早的离世, 那么现在他已不仅是引导日本潮流, 而是引导世界的设计师。
作者:一起设计(ID: together-design)
良品推荐:

全球精品

Global Selections

正品保证

Authenticity Guaranteed

全场包邮

Free Delivery

工作日 09:00-18: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