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身上层层叠叠的黑色,是怎样一步步统治时尚的?
作者:长物报告
“时尚之臭名昭著在于它的善变。”风潮和单品落入和跌出潮流之外,在成为经典和笑料之外,多数泯灭在奥特莱斯的货架上。
然而黑色是一个例外。从苦行的清教徒到维多利亚时代的寡妇,从《古惑仔》中的黑帮到Rick Owens的哥特风再潮,黑色是时尚中罕见的常量。从来没有一个元素,能够永远同时代表反叛和经典、庄重和性感。黑色裹挟着清晰而难以名状的态度,勿需嘶吼却掷地有声。
我穿黑色仅仅是因为喜欢,现在依然喜欢。至今穿黑色都对我有特殊意义:它依然是我叛逆的标志——对停滞的现状的叛逆,对伪善的教会的叛逆,对别人的思想不加理会的那些人的叛逆。——Jonny Cash 
于是我们在此满怀敬意的梳理,从绑在火刑柱上的女巫到Raf Simons的叛逆少年,黑色究竟是怎样一层层的堆在你的身上,并最终统治时尚的。
起源,从中世纪的黑色长袍说起
早在中世纪的时候,欧洲的中产阶级平民就通过穿黑色长袍彰显自己的财富地位,不过这也是因为他们没有太多选择——法律只允许贵族穿戴颜色鲜艳的衣着和配饰。
然而在新教革命中,为了将自己和天主教的灯红酒绿区别开来,新教徒们开始用黑色表达自己无欲无争的禁欲态度,并登上五月花号来到美洲,在这里,黑色很快将再次成为身份认同的焦点。 
早在中世纪的时候,欧洲的中产阶级平民就通过穿黑色长袍彰显自己的财富地位,不过这也是因为他们没有太多选择——法律只允许贵族穿戴颜色鲜艳的衣着和配饰。
然而在新教革命中,为了将自己和天主教的灯红酒绿区别开来,新教徒们开始用黑色表达自己无欲无争的禁欲态度,并登上五月花号来到美洲,在这里,黑色很快将再次成为身份认同的焦点。 

Caspar David Friedrich——雾海之上的漫步者

黑色具有诗的美感。你会怎样想象一个诗人?穿着一件闪亮的黄色外套吗?应该不会吧。——Ann Demeulemeester
然而对女性来说,黑色仍然是一个和死亡联系紧密的颜色。关于寡妇应该如何驾驭黑色的问题,维多利亚时期的英国人甚至制定出了一套非常复杂的规矩。那个时代的女性在丧夫之后的四年都必须穿着黑色,而维多利亚女王在丧夫后一穿就穿了40年。
女作家莎拉·约瑟芬·黑尔(Sarah Josepha Hale)
辉煌,香奈儿的“小黑裙”登场
然后香奈儿带着“小黑裙”和“小黑夹克”登场,这个将女性从束腰和蓬裙中解放出来的女人,改变了那个时代的女性穿着的几乎所有规矩——除了颜色。香奈儿大概是黑色最忠实的崇拜者,也是最伟大的拯救者。穿着黑色的女人也不再是悲伤的顺从者,而是自信的突破者。
虽然是香奈儿发明了“小黑裙”,但是是奥黛丽赫本穿着纪梵希设计的小黑裙出现在《蒂凡尼的早餐》中之后,这件单品才真正迎来它在衣橱中的辉煌。
女人总是会想拥有所有的颜色,除了所有颜色的结合。我曾说过,黑色拥有一切,白色也是。它们的美是绝对的,它们是完美的和谐体。——Coco Chanel
70年代,黑色即个性
然后是垮掉的一代,那个将凯鲁亚克视为精神导师的一代人,为追求个体自由而无法分辨个体的一代人,在60年代嘶吼放纵,在80年代疲于付房贷的一代人,以黑色高领毛衣、大麻和滥交得名的一代人,出场又迅速散场,留下一地的黑白照片。
70、80年代的伦敦迎来一轮亚文化的爆发,女孩和男孩们将渔网袜、大礼帽和小西装穿在身上表达自我,而它们的共同点便是黑色。黑色成为朋克和哥特文化的代表色彩,并且在衣着之外还出现在了个性青年的嘴唇和眼皮上。《Propaganda》杂志是那个时代美国哥特青年的精神读物,可以说,如果没有这个杂志的引领,我们对哥特时尚的回忆大概不会这么美好。
80年代至今,当黑色成为一种必不可少的语言
1981年,当川久保玲在Comme des Garçons推出自己的处女系列时,时尚行业被永远的改变了。在那之前,人们认为黑色不适于女性在白天穿着,而川久保玲倡导的“性不是衣服的全部”的理念更显得离经叛道。
因而当时尚批评家们看到川久保玲呈现的颓废、阴沉、非对称并且毫无柔媚感的设计时,她的风格被称为“后原子弹风格”、“广岛式优雅(Hiroshima Chic)”,认为那些未牵的裙边和有意无意的破洞“十分荒唐”。 
但是批评家不能阻止川久帮助黑色成为女性着装的绝对主角,也不能阻止川久成为地球上最伟大的时尚天才。
川久保玲

川久保玲 & 山本耀司在巴黎。20世纪80年代是日本设计的黄金时代。

黑色是谦逊和傲慢的颜色。黑色慵懒而简单——同时也很神秘。最重要的是,黑色会告诉别人:我不招惹你,你也别招惹我。——山本耀司
Raf Simons的灵感根植与青年文化。他的个人品牌始于1995年,而1997年的“青少年夏令营”是他最具代表性的作品。整场走秀事实上都在教育父母应该怎么和自己的处在叛逆期的孩子说话——“尊重差异,将你的孩子视为和你截然不同的成年个体”。
而Raf Simons创造的这群“值得尊重”的少年,身上最明显的便是黑色。
然后不得不说到的当然是Rick Owens,这个时代对黑色最杰出的鉴赏家。他将哥特、神秘主义和垃圾摇滚交织在一起,用黑色将自己作品在剪裁上的不羁调和到一个美学的高度。Rick Owens在将黑色作为自己的品牌的同时,也将自己塑造为他的品牌最好的代言人,当然,这都离不开Michèle Lamy的帮助——Rick Owens的助手、妻子以及这个时代另一个icon。
最后,王大仁(Alexander Wang),那个以价值数千元的运动裤和秋裤为大众熟知的华裔设计师。王大仁用黑色、白色和不同灰度的灰创造了自己的品牌辉煌的同时,壮大了去年人们google最多的一个全新潮流——健康哥特(Health Goth,排第一的是Normcore),一个将运动服和虐恋元素——比如紧身皮衣、皮项圈——相结合的怪异风潮。多亏王大仁对黑色的驾驭,历史上第一次,你可以穿着哥特风的衣服,在健身房喝蛋白粉了。
我用黑色思考。——Gareth Pugh
本文作者:长物报告(ID:changwubaogao)
良仓精选:

全球精品

Global Selections

正品保证

Authenticity Guaranteed

全场包邮

Free Delivery

工作日 09:00-18: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