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区柯克怕鸡蛋、伍迪艾伦有色彩恐惧症,电影大师们的人生在不停穿帮
作者:单向街书店
观看电影大师们的人生,就像观看他们精彩却有穿帮镜头的电影。
你是否想过,你崇拜的那个拍出《后窗》和《迷魂记》这类推理电影的悬疑大师希区柯克,他害怕鸡蛋。
你一提起伍迪艾伦,就想起他在《午夜巴塞罗那》中昏黄唯美的色调,其实一个重要的原因是,鲜明的色彩会让他焦虑不安。
我们费尽千辛万苦想参透这些大师们电影的秘密,而有时候真正的秘密不过是他们那些迷之可爱的小怪癖。是这些小怪癖,让他们不小心“穿帮”,提供给我们更好地理解他们电影,同时也走进他们人生荧幕的入口。
不如此刻就打暗灯光,开始放映……
抬起你的脚
拍出《埃及艳后》的美国导演戴米尔有严重的恋足癖,这在好莱坞引起了一片窃窃私语。在一开始,他在读了一篇宣称他多年的情妇茱莉亚· 费伊拥有“美国最漂亮的脚和脚踝”的杂志文章后,对她的玉足着了迷。他的另一个情人——演员贝比· 丹尼尔斯,说他俩其实从没真正做过爱。戴米尔更喜欢一边舔着她的脚,一边自己手淫。
塞西尔·B·戴米尔
后来,保利特· 戈达德意欲在戴米尔 1940 年的电影《骑军血战史》中饰演女主角,于是,她去了他的办公室中“试镜”,并抬起一只脚,放在桌上。最后她得到了这个角色。同样,也是戴米尔建议西德尼· 克劳曼,才让好莱坞的精英们将他们的脚印留在他的中国剧场外的湿水泥地上,让他们名垂千古。

保利特· 戈达德

这家伙有恋足癖还是怎么回事?当保利特·戈达德想在戴米尔的一部电影中饰演女主角时,她去了他的办公室中“试镜”,并抬起一只脚,放在桌上。

我害怕鸡蛋
害怕警察和害怕牧师,我们都能理解,但害怕鸡蛋……希区柯克厌恶鸡蛋,特别是那黏糊糊的蛋黄。“我害怕鸡蛋,”他曾宣布,“比害怕更厉害,它们让我恶心至极……那个没有孔的白色的圆东西……你见过比鸡蛋破碎、蛋黄流出更恶心的东西吗?鲜血是红色的,让人愉快。但蛋黄是黄色的,让人恶心。我永远不会吃蛋。”

阿尔弗雷德·希区柯克 

希区柯克与电影《群鸟》

希区柯克有时候还会突然撩起衬衫,露出光滑得怪异的肚皮,把女演员们吓一大跳——在做过胃部手术后,他的肚脐眼被缝上了。

低温冷冻
毫无疑问,迪士尼是一个传奇的动画大师,但他是否还有复活的可能?几十年来一直有谣言流传。据传, 当年,奄奄一息的迪士尼曾下令,将他的尸体低温冷冻,以图日后复活。有人甚至宣称,他的遗体被保存在迪士尼乐园地下的一个冷冻库中—据说就在加勒比海盗景区的下面。一些传记作家认为,在一个算命先生告诉迪士尼他将在 35 岁时死去后,他就“沉迷于研究死亡”,一看到熟人就会滔滔不绝地谈论低温冷冻科学。

华特·迪士尼

他们还提到了迪士尼死亡和火化时所出现的种种异象,以及另一件怪事—他“坟墓”的具体地址一直秘而不宣。还有一些报道甚至透露,在他死后不久,迪士尼的几位遗嘱执行人都被要求观看一部短片。
在短片中,迪士尼和他们告别,并一一叫了他们每个人的名字,并在最后神秘地说道:“我会再次见到你们。”但是,迪士尼的家人们坚决否定了上述种种说法。“ 我父亲华特· 迪士尼希望被冰冻的谣言是完全不可信的,”在迪士尼去世六年之后,他的女儿戴安娜发表声明,“我怀疑我的父亲从来都不曾听说过什么人体冷冻。”官方的说法——所有可以查到的官方文件都支持的说法——是迪士尼的尸体被火化了,他的骨灰被葬在加州洛杉矶的森林草坪公墓。没有举办公共葬礼,并且不公开他坟墓的具体地址,都是为了尊重他的遗愿。

华特·迪士尼的“坟墓”一直对外隐瞒,但谣传说,他的遗体一直被冷藏在迪士尼乐园的加勒比海盗景区下面。

有人表态吗
自日本著名导演黑泽明刚刚进入电影行业之时起,他一直想拍一部哥斯拉电影。在 20 世纪40 年代,他曾供职于制作巨蜥蜴系列的东宝株式会社,还将《哥斯拉》导演本多猪四郎当成自己最亲密的好友。然而,尽管多年以来黑泽明多次恳求,东宝株式会社就是不让他拍摄这个低预算的怪物系列片,担心影片的制作成本太高。

黑泽明与本多猪四郎(1938年)

黑泽明导演了好几部大作,但他却没能说服任何人投资他的终极梦想项目——一部哥拉斯影片。

人类登月
多年来,一直有传闻说,库布里克参与了伪造人类登月一事。据传,在1968 年初,美国国家航空和航天局的官员们秘密联系库布里克,答应给他一笔可观的钱,让他“导演”最初的三次登月行动。在一番谈判后,库布里克同意了。在接下去的 16 个月中,他在位于亚拉巴马州亨茨维尔的一个特别建造的摄影棚中,策划了阿波罗 11 号和阿波罗 12 号登月的各个细节。

库布里克与电影《2001漫游太空》

在如此炮制出来的录像中,尼尔· 阿姆斯特朗、巴兹· 奥尔德林等人在月球表面嬉戏蹦跳。随后录像在电视中播放,并让易受欺骗的美国民众信以为真。库布里克自己从休斯顿的约翰逊航天中心远程策划了这一电视广播,并使用了他在 2001 年的《人类的黎明》系列剧中使用的正面投影技术。根据这个传闻所说,在该轮到阿波罗 13 号亮相时,库布里克由于和他们意见不合,退出了这个项目(据说他想把那次登月行动拍成一次失败的行动,但美国宇航局的官员们拒绝了他的这一设想)。毋庸多言,至今为止并无证据支持这一假设,但如果这是真的,那么库布里克将成为有史以来最大的骗子。

斯坦利·库布里克是一个乒乓球奇才,他喜欢在球桌上打败他的演员们。他认为这样更容易在片场控制他们。

直到死亡将我们分开
在 20 世纪 60 年代戈达尔声名鼎盛时,他曾和他的一位女主角安娜· 卡里娜有过一段不顺利的婚姻,婚姻一共持续了四年。他们一度是巴黎让人艳羡的一对,常常坐在他们那宽敞的福特雷鸟中在街上兜风。但在光鲜的外表之下,却隐藏着一个漏水的粪坑。戈达尔会毫无征兆地一连消失好几个星期——有时甚至会离开法国本土。

戈达尔与安娜· 卡里娜

一次,他告诉卡里娜他出去买几包香烟,在之后的近一个月的时间中,她再也没看到他。而且,在一起时,他俩吵得就像一对斗鸡。编剧保罗· 格高夫回忆了一次去这对夫妇家中拜访时的场景:他发现他俩站在一个冰冷的房间的两端,一丝不挂,摆着干架的阵势,他的衣服凌乱地堆在他们脚下,已经用剪刀铰碎了。到处都是碎玻璃。“我想请你喝一杯,”戈达尔对保罗说道,“但家里没有玻璃杯了。”接着,他让他们的客人出门,帮他们买两件外套,让他们能穿上衣服离开这间公寓。“戈达尔和他的妻子,”另外一个朋友评论道,“在毁灭对方方面,达到了完美的和谐。” 1965 年,这对争吵不休的夫妻同意离婚, 尽管他们连离婚的事都要争执一番。
“她离开我,是因为我犯下了许多过错,”戈达尔解释道,“我离开她,是因为我没法和她聊电影。”卡里娜的说法却和他不同。“我们很高兴时,他会突然想方设法地翻脸。他会让你一再遭罪。你会认为,幸福在他看来是很无聊的。”

让·吕克·戈达尔和妻子安娜·卡里娜有一段暴风骤雨般的罗曼史。一次,有人发现他俩一丝不挂地摆出干架的阵势,他们的衣服胡乱地堆在地板上,已被剪刀剪碎了。

小个子爱情机器
特吕弗好色到了病态的程度,他是影史上最喜欢搞潜规则的导演之一。让娜· 莫罗、朱莉·克里斯蒂、芬妮·阿尔丹和杰奎琳· 比塞特—她们只是这些年来被他搞上床的美艳女星中的几个而已。特吕弗在选择做爱对象方面并没有什么原则。他会和美艳的女演员上床,也会和廉价的妓女上床。他既和凯瑟琳· 德纳芙有过暧昧,也和她的长姐弗朗索瓦· 朵列纠缠不清。年龄同样也不是障碍。他曾跟出演《偷吻》的克劳迪· 贾德(17 岁)和出演《二十岁之恋》的玛丽-弗朗斯· 皮西尔(19 岁)上过床。他的这些偷腥行为,并不避开他的妻子玛德莱娜·摩根斯坦。所以 1965 年,在忍受了六年后,她终于和他离婚了。

特吕弗与朱莉·克里斯蒂

特吕弗那高卢人的英俊外表还有天才的名声能让他更受女人欢迎,但也没能帮他多少忙。这个身高一米六几的法国浪荡公子异常羞涩,他有一个在女人面前咬指甲的习惯,但她们显然认为,他这个动作有种不可抗拒的魅力。此外,特吕弗非常讨厌男人的陪伴。“我不会考虑和一个男人一起共进晚餐,”他曾说道,“在这点上我和希特勒、萨特相同。在晚上,我无法忍受男人的陪伴。对我来说,夜晚就意味着私密空间中的私密生活。”

特吕弗曾逃出法国军队,因此被关进了军事监狱。但是,他很快便因为“性格不稳定”被免除了罪责。

 恐惧症患者 
说伍迪艾伦患有病态恐惧症,那简直是一种轻描淡写。这位导演无法忍受很多事物,神经质地害怕许多东西:船、飞机、阳光、黑暗、狗、鹿、蟋蟀的叫声、开车、桥梁,还有封闭空间。(据说,有一次为了避免经过一个隧道,艾伦绕了100 公里的远路。)电梯也能把他吓得半死。他承认,有时会在乘电梯之前先买一份报纸。“因为我不敢在电梯中放空大脑待上30 秒钟。”他是如此讨厌乘电梯,在摄制2003 年的影片《奇招尽出》前,他曾逼迫明星克里斯蒂娜· 里奇和贾森· 比格斯和他一起爬上三层楼梯,去参加一个新闻发布会。
鲜明的色彩也会让艾伦焦虑不安——这就是他的电影常常是单调土色调的原因之一。在户外,为了保护自己不受昆虫叮咬,艾伦曾戴上养蜂人的面罩来回走动。但细菌是他最恐惧的妖怪。他是如此害怕微生物入侵,甚至不允许他当时的女朋友米娅· 法罗使用厨房餐具,要求她使用一次性的纸盘和纸杯。他还拒绝在她家中过夜,直到她在家中安装了单独的淋浴房后才同意,但随后他宣布,不能使用那个淋浴房,因为它的下水道在浴盆中间,而不是在旁边一角,这样导致他珍贵的双足离脏水更近了。
法罗喜爱收养孤儿,这让恐惧细菌的艾伦更加忍无可忍。据他自己承认,当法罗要给婴儿换尿布时,他就会赶紧逃离公寓。而法罗提出要将聚酯床单换成全棉床单时,艾伦做了好几个星期的心理治疗,才最终同意。

伍迪艾伦与米娅·法罗

很多东西会让伍迪艾伦神经衰弱,他对昆虫怀有深深的恐惧。为了防止被蚊虫叮咬,他曾戴上养蜂人的面罩。

解剖动物
执导过《穆赫兰道》的著名导演大卫·林奇有一个有趣的爱好,这个爱好会让《橡皮头》中的亨利坐立难安。他会为了好玩而解剖动物。这个不同寻常的兴趣爱好,始于一个兽医出于好心送了一只死猫给他。林奇把死猫带回了家,并很快把它解剖了。他将死猫的尸体放在一个瓶子里,尸体出现尸僵,于是死猫就永远留在了那儿,就像猫版的“卡蒂萨克”号。林奇很快又开始解剖其他动物。“我想研究它们的构造。”他说。

大卫·林奇

在他将尸体切割成小块后,他喜欢将它们重新缝合在一起,把动物的毛皮和内脏摊开放在厚木板上。接着,他会拍下这些可怕的东西,将它们称为“成套模型”,比喻成由各个部件组装而成的航空模型。在那些年中,林奇做出了猫、老鼠、鱼、小鸡,甚至还有一只鸭子的“成套模型”。不过,鸭子模型“做得不太好”。他承认:“小部件太多了,而且我没有抓住那些小部件的细节。”

大卫·林奇与电影《双峰》

大卫喜欢解剖猫、鼠、鱼和小鸡,以此作为消遣。在将动物尸体切割成小块儿后,他会拍照并展示这样产生的可怕东西。

狱中生活
塔伦蒂诺标榜自己是一个法外之徒,曾多次触犯法律—都是一些小过失,也许是那时他为了犯点罪而故意干的。在 15 岁时,他曾试图在附近的廉价超级市场中偷走一本埃尔默· 伦纳德的小说《开关》,结果被逮了个正着(这本书后来给塔伦蒂诺的电影《危险关系》带来了灵感)。

昆汀·塔伦蒂诺

成年后,塔伦蒂诺曾因未能支付停车罚单而三次入狱。第一次让他感到很新鲜,他说:“我学到了一些真正了不起的对话。”第二次和第三次下狱,却没那么有意思了。在第三次监禁时,他已经累计欠下了七千多美元的罚款,被监禁了一个多星期。“我第一次觉得风华不再了,”他回忆道,“最后一次我在牢里待了八天,那个地方真的和地狱一样。”

昆汀·塔伦蒂诺与电影《低俗小说》

昆汀·塔伦蒂诺在《黄金女郎》中扮演过猫王,这是他演艺生涯取得的第一次重大突破。他穿着自己的衣服,出现在了拍摄现场。

更多良品:

全球精品

Global Selections

正品保证

Authenticity Guaranteed

全场包邮

Free Delivery

工作日 09:00-18: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