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23_104217_046.jpg


10万本禁书垒成帕提农神庙,这个女人太疯狂!


作者:AssBook设计食堂




0_wx_fmt=gif.gif

▲ 2017年“书之帕提农”



你知道帕提农神庙,

但你知道最近有一位老艺术家

大胆复刻了它吗?

而且是 完美的 1:1



厉害了我的天:

▲ 2017年“书之帕提农”



要不是从网上反复核对照片,

很难相信这是真的。

原来,国外也会山寨嘛——

相似度高达 99%



正面是这样的:



▲ 2017年“书之帕提农”和“帕提农神庙遗址”


侧身是这样的:


20170723_104217_047.jpg

0 (1).jpg

▲ 2017年“书之帕提农”和“帕提农神庙遗址”


鸟瞰是这样的:



▲ 2017年“书之帕提农”和“帕提农神庙遗址”



不要以为它是违章建筑或恶搞作品。

其实它是阿根廷艺术家

玛塔·米努欣(Marta Minujín

在德国卡塞尔用10万本禁书

搭建的装置艺术。



20170723_104217_050.jpg

▲ Marta Minujín 和她的模型



这件艺术装置出现在第14届卡塞尔文献展上,

并在希腊雅典设立第二展区,

这也是文献展首次设立异地主会场。

同时因为这项艺术品的特殊意义,

德国和希腊总统都出席了开幕活动。





书之帕特农

The Parthenon of Books

装置艺术利用了10万本书,

组成了比例1:1的帕提农神庙,

主体结构由钢筋、塑料膜和书组成。





先用钢筋搭建神庙外形,

再用塑料膜将书缠绕在钢结构上。

艺术家的装置艺术多以书本构成,

这也成为了她个人专属符号。






从2016年10月开始,

团队开始接受世界各地的捐赠。

捐赠者需填写简单资料,

说明这本书的信息和被禁的时间。

竟募集到了6万余本图书。





艺术家希望大家了解书的历史。

在不同时代的文化审查制度下,

很多书籍甚至世界名著都被禁,

其中就包括了畅销书

《哈里波特》《达芬奇的密码》等等。


展览位于弗里德里希广场上。

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

就在这里有2000多本书被纳粹烧毁,

30余万册书籍失踪。

米努欣却在书籍消逝的地方,

重新竖立起了这座神庙。




在文献展结束之后,

观众们可以把神庙上的书带回去。

她希望人们因为艺术而交流,

并且把“书之帕提农”带往世界各地。





帕特农神庙历史悠久

在公元前447年到公元前38年建造。

它10米高、70米长、30米宽。

最初是为一座金色雅典娜雕像而建。


后来它被作为金库,

也曾作为天主教堂、清真寺,

甚至还在1687年成为军火库,

并因此而发生爆炸,

导致南端的永久性摧毁。



▲ 月夜下的帕提农神庙遗址



艺术家希望通过这样一个意向,

来表达对于民主的追求。

其实,早在1983年,

米努欣就发起过第一次“书之帕特农”,

只不过在家乡布宜诺斯艾利斯。


1983年12月19日,

2万多本在阿根廷军事独裁期(1976–1983年)

被禁的图书从地窖中拿出来,

搭建成了“帕特农神庙”。

当这件作品落成之时,

阿根廷恢复民主仅仅过去了一周。



▲ 1983年的“书之帕特农”



另外,米努欣又在2011年

用3万多本书搭建成了“书之巴别塔”

(Babel Tower of books)。

这些书来自她个人、图书馆、

50多个大使馆捐赠的各国图书。


在《圣经》故事中,

人类想造出通天塔以接近天神,

却被上帝惩罚,

让人从此类无法轻易交流。



▲ 2011年“书之巴别塔”



不同国家的语言需要翻译,

这是上帝对人实施的惩罚。

但米努欣却用“书的艺术”,

让不同肤色、语言、地域的人沟通起来。

书成了米努欣最重要的创作元素。


新设计又何尝不是?

新时代的设计面向大众,

通过各种渠道普及,

提高人们的审美,

并且重新思考设计的价值。






1500780064437746.gif

全球精品

Global Selections

正品保证

Authenticity Guaranteed

全场包邮

Free Delivery

工作日 09:00-18: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