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0.jpg


她宅在家里,却用27000张照片记录了与众不同的旅程


作者:刻画




▲ 吉尔吉斯斯坦,Talas


来自新西兰的Jacqui Kenny女士今年43岁,有十五年的焦虑史,八年前她被诊断患有恐旷症(Agoraphobia),比起出门,她更愿意“宅”在家里。


一年前,她开了个Instagram帐号,专门发她拍下的世界各地的风景照片,地点跨度相当大,涵括1000多个城镇。


20170728_101957_031.jpg

▲ 蒙古,Darkhan City


▲ 吉尔吉斯斯坦,Bishkek


这些照片拍的都是正常人可能闻所未闻,甚至一辈子也不会有机会去一次的地方。


她是在谷歌地图上用谷歌街景(Google Street View)拍下这些照片的。从2015年开始到现在,积累了超过两万七千张照片。


▲ 阿联酋,Sharjah


▲ 智利Arica y Parinacota,一座教堂


她的Instagram帐号名叫“Agoraphobic Traveller”(恐旷症旅者),目前有3万4千粉丝。帐号简介里写着:“恐旷症和焦虑使得我无法旅行,所以我找到了看世界的另外一种方式——谷歌街景。”


据说恐旷症是焦虑症的一个变种,世界上1.7%的人口都患有这种病症,其主要症状是不喜欢去公共场合、人多的地方或者陌生未知的地方,而宁愿自己一个人、或者与自己熟悉的人在一起,呆在自己熟悉的地方。对于恐旷症患者而言,主动离开自己的“舒适区”是极为困难的。


Kenny女士住在伦敦——伦敦市区有800万人口,通勤人口则达到1400万!她住在市中心,感觉出趟门就好像去攀登一次珠穆朗玛峰。她去超市买东西,都会避免走得太深,以免离门太远。她需要回新西兰参加妹妹的婚礼,不得不去机场坐飞机时——想想机场这种地方,该有多宽阔,人该有多乌央乌央——她给自己做了好几个月心理建设才敢登机。


20170728_101957_035.jpg

▲ 南非Western Cape,啊,多么空旷!


▲ 俄罗斯Belgorod,一个人和一群鸭子


▲ 蒙古,荒芜一人的儿童游乐场


一开始,收集这些照片对于Kenny来说只是一个逃避现实和减压的方式。


2015年,她眼睁睁地看着自己一手参与创办的广告公司濒临破产,然后倒闭。在这一过程中,束手无策的她没有沉溺于网络游戏,也没有去跑步机上挥汗如雨。而是坐在家里,打开谷歌地图,随意的点选一些地点,然后放大,用谷歌街景任意地、自由地窥看。


她一边看,一边把自己觉得好看的图像保存下来。


▲ 巴西Ceara,粉色的墙上靠着一辆粉色自行车


20170728_101957_039.jpg

▲ 美国亚利桑那州Lake Havasu


▲ 蒙古,两匹马正在彼此亲吻


过了一段时间之后,她开始对地点有了一些偏好,专挑那些荒凉、贫瘠、不为人所知的偏远地带,“越偏远越好”。


她喜欢的地方,要么是在赤道附近,要么离赤道很远。因此照射下来的光线有一个非常清晰的角度,要么很高,要么很低。


▲ 智利,Arica y Parinacota


▲ 秘鲁,Arequipa


▲ 秘鲁Callao,路中间有人放了个可移动游泳池


▲ 智利Atacama


男孩们骑着摩托车追着谷歌的摄像车跑


Kenny并不认为自己是摄影师。不过她的照片确实体现出一定的审美倾向:


她喜欢拍物甚于拍人,她拍的景物总是有着利落的几何线条,对称的构图,边缘清晰的大面积色块。空间常常是相当空旷的,赋予景物一种孤零零的兀立感。


▲ 秘鲁,Tacna


20170728_101957_046.jpg

▲ 秘鲁


▲ 秘鲁,Arequipa


20170728_101957_048.jpg

▲ 巴西


▲ 智利,Atacama


她有自己偏爱的主题,比如各种树木,以及仙人掌。


▲ 智利Coquimbo地区,Andacollo


▲ 美国内华达州,Pahrump


▲ 美国亚利桑那州,Organ Pipe Cactus



借着谷歌街景的镜头,她可以把自己感兴趣的地方反反复复研究个遍,比如,她知道,某个小城在什么时候修了路、挖了沟,哪些房子在什么时候被推倒,又在什么时候被重建。


她对一个地方感兴趣了,可以一天花18个小时,一条街一条街地研究过去,全都搞得清清楚楚了,再选取一个她最喜欢的角度,“拍”下一张照片。


她对当地一些边缘事物的存在状况,或许比本地人还要熟悉和了解。


20170728_101957_054.jpg


疾驰的卡车满载着羊皮,驶向蒙古首都乌兰巴托郊区的一个叫做Emeelt的小镇,这里有着一个活跃的羊皮买卖市场。


到后来,Instagram上也会有人私信她,推荐她到某个地方去看看。她去看了,风景果真不错。


▲ 突尼斯Medenine,美丽的蓝房子


▲ 西非Senegal,《卡萨布兰卡》的风情重现


照片中出现人的时候是最有趣的,他们总是小小的,像玩具一样的尺寸,被宽阔的背景衬托得十分渺小。由于谷歌对隐私保护方面的规定,人物的脸部特征都被打上了马赛克。


20170728_101957_057.jpg

▲ 蒙古,大人和孩子站成一排


▲ 玻利维亚,男孩和女孩在练习踢足球


▲ 智利Alto Hospicio一带的沿海沙漠中,一对男女正在行走


20170728_101957_060.jpg

▲ 吉尔吉斯斯坦西北部的Ysyk Kol省,一位女士正在一个苏维埃年代建的公交车站等车


严格意义上来说,这些景物在被谷歌街景车拍下时,就已经被定格在时空中了。观看的角度已经被谷歌的镜头限定,Kenny其实是在谷歌街景提供的影像可能性中,去选择和“策划”照片。


▲ 墨西哥,Coahuila


▲ 还是墨西哥Coahuila,路边的行人正在好奇的研究谷歌的街景摄影车


“很多次,我看到远处有什么东西特别有意思,正想放大来看看,结果拍照的车当时正好就停在那里了,或者接下来有什么东西挡住了视线。百分之九十的时候都是如此。我必须对这种失望有心理准备。”


当然,除了失望,也有意外和惊喜,比如下面这张:


谷歌街景的拍摄车扬起一片灰尘,恰好和此时天上的云形成对称。

“恐旷症旅者”的帐号目前发了两百多张照片,和她的收藏比,不到百分之一,大部分是纯粹的风景照,呈现出一种安详的静态的感觉。


据说她有保存下来一些相当刺激的图像,“互联网上什么都是可能的”。


“如果我把这些照片也发出来,可能瞬间能够吸引几十倍的粉丝,但是我不想这么做。”


▲ 一对情侣在路中间拥吻





app.gif



全球精品

Global Selections

正品保证

Authenticity Guaranteed

全场包邮

Free Delivery

工作日 09:00-18: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