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真的,你移居岛屿的可能性有多大?


作者:M 环 旅




旅行过发达城市,走过人文小镇,也曾驰骋公路,亲临大海……最后人们往往会说,等老了之后,就移居海岛。


为何是海岛?西方语言中,岛屿一词与“孤立”“隔绝”“游离”同源。岛屿被大海环绕,理所当然地形成了一个原始生长的环境,人类在此欲求最低化,过着天然的生活,吃着最简单的食物,与每次日出日落同在,生命归于最初的状态。


热爱生活和自然的人,移居岛屿也已经不会等待老去再实现。



小房子.jpg

生活在海岛上是怎么样的体验


在大多数普通吃瓜群众还在做白日梦的时候,一些功成名就的社会名人就已经实现这件事了。比如,韩国歌手李孝利,婚后搬到济州岛,过着农家田园诗歌般的生活,令人羡煞不已。



你可以说这是一种避世情节,也可以说土豪不缺钱花,但至少我们看到了一颗难得的回归朴质生活的自然心。


丢弃华服穿简单的棉麻衣,不开好车靠双脚行走在平地间,跟农田花草动物打交道,柴米油盐三餐自给自足,这些或许原本就可以在城市实现的事情,到了岛屿更能修炼出一颗平常心,试想你如果能做到这一番,便就可以为移居岛屿做具体打算。



梦想移居岛屿的人,多数文人,简单到极致,隔绝得迷人,还有什么比这更适合去作画,写作,写歌,拍电影?


“还真有不少特意在此恶劣季节跑来这荒僻的海岛。他们独自赶来,租一间别墅,不受任何人打扰地静静看书,把气味好闻的泥炭放进火炉,用低音量听维瓦尔第的磁带,在茶几上放一瓶高档威士忌和一个玻璃杯,拔掉电话线。眼睛追逐文字追得累了,便合起书放在膝头,扬起脸,侧耳倾听涛声雨声风声。也就是说,他们是无条件地接受坏季节并加以把玩。这确乎像英国人的人生享受方式,或许。”



日本作家村上春树就格外偏爱岛屿,他不止一次断绝日本的业务往来,移居岛屿几月进行写作创造,他笔下的苏格兰艾莱岛是这样的:


即使爬上全岛最高的山顶,目力所及也只能是茫茫的大海、水平线、天空和目不斜视地急匆匆飞往某处的冷漠的灰云。



艾莱岛是个美丽的岛。民居整洁,墙壁涂的颜色全那么鲜艳。漫无目的地穿街走巷悠然漫步之间,足以感觉出自己的心情一点点趋于平静。


村上春树在可爱岛有一所房子,他会定期前往,在岛上写作、跑步、修养。《海边的卡夫卡》的前半部就是在这里完成的。他边听音乐边跑步,下午游泳,然后在小镇的“海豚餐厅”喝啤酒,吃烤鱼蘸酱油,配以土耳其烤蔬菜串儿加大盆沙拉。



可爱岛上到处是神灵传说、火山岩和葱郁的雨林。




小房子.jpg

在岛上可以盖房子吗?


首先搞清楚这个国家的土地资源是否归属国有,并且是否外国人能够购买并享有永久使用权,一旦确定这个问题,你就先买地,然后申请建筑许可,最后就可以自己盖房子。最重要的还是看当地的法律。


但讲真,盖房子这种事,除非专业人士,一般人还真是挺难做到,比起一砖一瓦地建设,或许翻新和改建更适合大多数移居岛屿的人。



日本作为一个岛国,零散着诸多小岛,而这些小岛,曾经是落后闭塞老人和农民的居住地,如今却成为了许多放弃城市生活的年轻人改变生活方式的最佳的选择。


在日本香川县的高松市,出海40分钟左右的男木岛,一对年轻的夫妇决心将移居在岛上,并开设了一家图书馆,一位是考古学研究员,另一位则在15年的工作后辞职去旅行,他们在路上遇到了这座岛屿。



他们将一座落败的老房子进行了改建,与街坊邻里接触交流,研究当地的土壤,亲自和工人们一起造起了一座图书馆,让没有什么文化设施的小岛一下子多了精神的港湾,孩子来这里看书作画,老人也时常来这边领着蔬果坐下来喝一杯咖啡。



设计师建筑师大多是偏爱在岛屿上建房屋,自然风景没得说以外,能在家中享受自然风和一步一景的天然景观,是财富也买不到的赐予。



如这座一座隐世小屋,覆盖着深黑色金属外表皮,位于北欧斯德哥尔摩群岛外延的森林中,依傍野松,俯瞰北海。一层空间拥有大型的滑动窗户,打开便让青绿的森林和满满的阳光进入室内。


Risika是一座小村庄,位于克罗地亚克尔克岛的东北部。居住在里耶卡的一对夫妇,以及他们的两个成年了的孩子,决定在这个特殊的位置建立起一座小型的避暑别墅。



他们决定修复在一个过去农作的禾场砌石墙,让栽培园、私家车道、果园和橄榄树小树林成为一个某种意义上的现代公园,一个供家人接待宾客、朋友和Risika当地人的休憩地。



禾场房屋同时包含了所有家庭成员长期渴望的三个完全不同的分区。首先是一个巨大的包含地窖酒吧的乡村地窖,它可以作为葡萄酒和石油的储存室,也可作为聚会的场所。


其次是一个专为家庭而准备的一个宽敞的、装有玻璃的起居室。



最后是有着大海即视感的大水塘。房屋顶部的四个小单元都有各自的私人阳台,还有一个安静的区域,可供每个家庭成员闭目养神。


总而言之,能够按照自己的居住想法和生活习惯建造自己的梦之居所,实在是最幸福的事情了。



小房子.jpg

旅行,不如去旅居


短暂的旅行,常常匆匆而过,即便是惊鸿一瞥,也是昙花一现。有时候想,与其打卡刷旅行成就,不如好好地在一个地方住一阵,而岛屿,是永远不会令人倦怠的地方。


新西兰,班克斯半岛,这座僻静的海边小木屋位于火山北侧南太平洋湾口一块突出的岩石上,嵌在峭壁之中与山体融合在一起。



这座小木屋是为来此度蜜月的客人准备的,包括三个房间:门厅、起居室/卧室和浴室。站在山上可以看到掩隐在圆丘下的建筑;身在建筑中可以从三个方向远眺海湾的美景。


20170924_103429_000.jpg


海水拍击着岩石,青草结满了寒霜,只有周围的薄雾,才能稍稍证明天空和大海之间还有一点点屏障。这是位于纽芬兰的东北部,圣劳伦斯海湾与大西洋相汇的地方,一座孤岛,福戈(Fogo Island )。



福戈岛酒店位于福戈岛上,布局呈X形,拥有一栋副楼。最好的公共空间以及29间客房几乎与海岸线平行,可以享受到绝美海景。


外表皮是本体产的云杉木,当地的木匠手艺和工艺对建筑的细节影响非凡。



公共空间:一层有餐厅,艺术画廊,酒吧,休息室,图书馆。二层有健身房,会议室,电影院。


20170924_103429_028.jpg


顶层有桑拿浴室以及可以看见北大西洋的室外热水浴缸。每一间房间均面向大海。



福戈岛一年有七种季节:炎夏、会下雪的冬天、三四月间从格陵兰岛漂来浮冰的寒季、雾季、五六月间或晴或雨、和采摘成熟浆果的秋季。



无论如何,你心中的岛屿在何方,

天海相连,心之所向,

愿每个人能找到属于自己的岛屿。





排版模板 (4).gif

全球精品

Global Selections

正品保证

Authenticity Guaranteed

全场包邮

Free Delivery

工作日 09:00-18: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