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想成为科恩却拿到诺奖,关于石黑一雄,你还能知道更多


作者:单向街书店



石黑一雄

Kazuo Ishiguro

1954.11.8-


日裔英国作家,2017年度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同时把布克奖、惠特布莱德奖、大英帝国勋章、法国政府文学和艺术骑士勋章收入囊中。被《泰晤士报》评为“1945年以来最伟大的50位作家”之一,与萨曼·鲁西迪、维·苏·奈保尔并称为“英国文坛移民三雄”。


8天长假的刷屏游戏,最终赢的差一点就是石黑一雄!北京时间10月5日19时许,2017诺贝尔文学奖终于公布,日裔英国籍作家石黑一雄摘得了这项荣耀。2015 年出版《被掩埋的巨人》后几乎遭到主流媒体一致恶评的石黑一雄,表示不可思议。在接受 BBC 的采访时,石黑一雄称获得该奖“是个被吓到的惊喜”。



他在作品中传递了强大的情感力量,

并挖掘出人类与世界虚幻联系之下的深渊。



640.jpg


石黑一雄并不广为中国读者所知。他与村上春树互相欣赏;他志在搞音乐,最后却成为小说家……关于石黑一雄,我们整理了下面 10 条,帮助你全面了解这位作家。



1.

与村上春树相互欣赏


虽然是日裔,石黑一雄喜欢的日本作家却只有村上春树一位,石黑一雄觉得村上春树的小说很国际化,而其余的日本作家的作品,大概是翻译的问题,“一些言语和叙事,时常让我感到莫名其妙。”


而村上春树在被问到在世的作家中喜欢谁时,提到了石黑一雄和马克·麦卡锡、达格·索尔斯塔三个名字。


石黑一雄的小说在日本很受欢迎,并不因为他的日裔身份。村上春树认为 “部分是因为它们是了不起的小说,但也因为我们在他的小说中发现了一种特别坦诚和温柔的品质,既亲切又自然。”


村上并不关心石黑一雄是日本人或是英国人甚至是火星人。他举例说,日本读者对他的以英国为背景的《长日留痕》非常熟悉。村上认为,小说中的背景可以置换,“地点可以在任何地方,人物可以是任何人,时间可以是任何时间。” 读者只要开始阅读,就会发现这是关于他们自己的故事。




2005年

Never Let Me Go

《别让我走》


 布克奖提名 


《别让我走》 被村上春树评为自己 “近半世纪里的最爱”。《别让我走》讲述了一群克隆人的生活经历和他们作为人体器官捐献者的故事。石黑一雄着力凸显的是,在不可违逆的既定命运下克隆人的心路历程,以及他们的尊严与责任、希望与挣扎。



2.

梦想成为摇滚歌手


▲ 1977年,23岁的石黑一雄


石黑一雄年轻时候是个嬉皮士,留着长发、背着吉他在美国到处旅行,写了不少歌给唱片公司寄去,都石沉大海。如今他依然弹得一手好吉他,喜欢爵士乐。


1973 年,石黑一雄从高中毕业,随后出外游历了一年,搭便车观览纽约,还做过巴尔莫勒尔的 Queen Mother 乐队的打击乐手。


石黑一雄热衷作词作曲,他希望自己能够像具有诗人气质的歌手莱纳德·科恩(Leonard Cohen)那样,创作出深邃动人的乐曲,“我开始用很多华丽的辞藻创作歌词”。后来石黑一雄倾向使用最简单的旋律、语言创作歌曲。“仿佛在写作,写歌词就算是写作的练习吧!”现在虽然没能实现自己的音乐梦,石黑一雄把自己的作品看作是 “长版本的歌曲” 。


▲ Stacey Kent 与 石黑一雄 合影


石黑一雄曾经为爵士女歌手 Stacey Kent 填词,二人合作的爵士乐专辑 Breakfast On The Morning Tram(《电车上的早餐》)在法国非常畅销。


杂志 JAZZ TIME 评论:“《电车上的早餐》绝对神作……作词出人意料的是 Kazuo Ishiguro,他天才般的创意塑造了 Kent 大胆,勇敢的新形象。”




石黑一雄为《电车上的早餐》

专辑中同名歌曲作词


此刻,你身处这座城市
似乎怀着一颗破碎的心
不过当你到达的一瞬间

依旧期待梦想中的假日
你曾在深夜哭泣到睡着
但现在整夜无眠
因为你需要醒着

迎接第一缕晨光

……


车窗上的雾气开始消散

太阳缓慢地爬上天空

你带着咖啡牛奶坐在车厢

外面流动的城市流淌而过

很多事情并非你我预料之中

但是你会在反思之中想明白

你没有理由需要去在意

只需要好好照顾自己

再来一个肉桂煎饼

在晨间电车吃早餐

很快你就会忘记曾经的心碎





对于两人在新专辑里的合作, Stacey Kent 不禁以“宛如电影《奇幻人生》的境遇情节”来形容,她表示:“我就像他小说创作里的笔下人物,他写下我的过去与未来。”对此,石黑一雄则是开玩笑地说:“Stacey Kent 也让我知道,原来除了小说创作外,我还可以开拓歌词创作,作为副业经营呢。”


2009 年,石黑一雄出版了短篇小说集《小夜曲》,其中的五个故事都以音乐勾连。郁郁不得志的餐厅乐手,风光不再的过气歌星,孤芳自赏的大提琴手,为求成功被迫整容的萨克斯手......




2009年

Nocturnes: Five Stories of Music and Nightfall

《小夜曲:音乐与黄昏五故事集》



3.

师从英国女作家安吉拉·卡特


▲ 安吉拉·卡特


1978 年,大学毕业后,石黑一雄开始在英国东安格利亚大学学习创意写作研究生课程。在这里,石黑一雄结识了给他很多启发的导师、英国最具独创性的女性主义小说家安吉拉·卡特。


安吉拉·卡特曾评价石黑一雄的散文“哀而不伤,冷静节制,又掺杂一丝甜美的气息。对一位年轻人来说,这显得非常老到。”



4.

多部作品改编电影


1989 年,石黑一雄出版《长日留痕》。此书英文版销量达百万册,并为他赢得了当年“布克奖”。《长日留痕》通过达灵顿府男管家史蒂文斯的旅行回忆,带出了达灵顿勋爵的历史事件。史蒂文斯的回忆来回穿越于三个不同时期的达灵顿府:现在的冷清凄凉、20 年代达灵顿的影响力如日中天时的热闹和气派、30 年代战争之前的紧张不安。

 

0 (10).jpg


1989年

The Remains of the Day

《长日留痕》


 布克奖 


之后,《长日留痕》被改编为电影《告别有情天》。电影除了展示出原著所具有的特点外,也展示了一个风景优美的英国和优雅内敛的英国社会,影片由两位老牌演员 Anthony Hopkins 和 Emma Thompson 主演。该片获得伦敦评论圈年度英国电影奖、年度导演奖和年度男演员奖,并获 1994 年第 66 届奥斯卡包括最佳改编剧本在内的 8 项提名。



▲ 《告别有情天》剧照


此外,小说《别让我走》亦改编为同名电影、同名日剧。电影科幻的外表下,装载了一个关于爱情、迷失以及自我身份追问的主题。


▲ 电影《别让我走》(Never Let Me Go,2010),由马克·罗曼尼克执导,凯瑞·穆里根、安德鲁·加菲尔德、凯拉·奈凯丽主演。


《别让我走》故事开始于一九九零年代末的英格兰乡间的一所寄宿学校。学生们才发现自己不可思议的命运——养育他们的唯一目的,就是等他们长大后先做一段时间的看护员,最终为“正常的人”捐献器官……


▲ 不论在小说出版,还是电影上映后,石黑一雄反复被问及,为什么三个主人公不从所处困境里逃跑?石黑一雄说自己对于反抗的故事从来不感兴趣。因为,不逃走在现实世界里是个惊人的事实存在。“有时只是被动,有时只是眼界问题,我们并没有逃跑的眼界,总是更倾向接受被给予的东西,不论是信仰还是其它什么。”



5.

被曝患有社交恐惧症


据说石黑一雄有社交恐惧症,曾有人多次邀请他来中国,但都被他婉拒了。


布克奖作品《长日留痕》只花了石黑一雄四周时间,在他看来,这一切,归功于“我已经学会了如何有礼貌地拒绝别人……否则我无法掌控我的生活”。



6.

编剧电影《伯爵夫人》

被中国网友戏称为石黑一雄版《倾城之恋》


▲《伯爵夫人》剧照,主演拉尔夫·费因斯 、娜塔莎·理查德森


除了小说多次被搬上荧幕,作家本人在不写小说的时候也跑去写剧本,比如2005年的《伯爵夫人》(The White Countess)。《伯爵夫人》讲述了前苏联发生布尔什维克革命(十月革命)后,一个出身贵族的白俄女子和家人逃往中国上海,为了支持难民家庭,最后沦为妓女,终身落魄的故事。


历史学家弗莱瑟·纽曼在经过详细的史料调查后发现,影片里的故事和当年真实的情况惊人相似。



7.

原以为去往英国只是短暂冒险

再回去日本是29年后


▲ 幼年的石黑一雄和家人


1960 年, 6 岁的石黑一雄岁父母姐姐移居英国。他们本以为这是一次短暂的旅居,出发的时候,石黑一雄还随身带着日语课本,“我的父母根本没有移民的打算,当时他们只想在英国呆一段时间就回去。”


这之后,整整 29 年,他没有回过日本。“当我没有觉察时,所有的事情都会被重新安排。而当我觉察到时,日本已经远去了”,直到 1989 年,石黑一雄才获得了一次重返日本的机会。


1983 年,石黑一雄被视为英国最优秀的年轻作家之一,这时他还不是英国籍。《远山淡影》大受好评后他加入了英国籍,至于原因,他这样说:“我日语讲得不好,但护照管理条例也发生了变化,而且我觉得我的前途在英国,入籍也让我有获得文学奖的资格。不过我仍然认为自己是日本人。”




1982年

A Pale View of Hills

《远山淡影》


 温尼弗雷德·霍尔比奖 



8.

因6岁移民而很难从事日文写作

喜欢被称为“国际作家”


石黑一雄与鲁西迪、奈保尔被称为“英国文坛移民三雄”,然而他的小说并没有特别多的移民特点。他 6 岁移民英国,连日文书写都有些困难,所以其移民相关题材的书写,基本上是架空的。石黑一雄曾经形容自己是日本武士阶级和英国中产阶级的混合产物,当然,他更喜欢被人们称为“国际作家”。


《远山淡影》和《浮世画家》中,石黑一雄都将小说的背景设置在日本,但是这个“日本”并不是他对现实的日本的写实描述,而是根据他自己的儿时记忆、通过他自己的想象进行拼凑出来的日本。




1986年

An Artist of the Floating World

《浮世画家》


 布克奖提名 


他称自己对于日本的写作为“怀旧”:“怀旧没有错,这是一种饱受诟病的情感。英国人不喜欢它,轻视它,因为怀旧会让人想起帝国时代并对其感到愧疚。但怀旧是一种类似于理想主义的情感。你通过回忆回到了一个比你现在身处的世界更好的一个地方。我试图给怀旧取一个更好听的名字。”



9.

曾写过一部发生于中国战争期间的纯真童话

名为《上海孤儿》



2000年

When We Were Orphans

《上海孤儿》


 布克奖提名 


在《上海孤儿》中,石黑一雄巧妙地以欧亚大陆两端的伦敦和上海为支点。小说虽然笼罩在二战阴云之下,涉及鸦片贸易、国共内战等背景的宏大题材,但是石黑一雄写出了纯真的童话色彩。


虽然有关主角班克斯的一些细节有失真实,甚至略显荒唐,但不能否认的是,人性之美好,有时候真的只能用这种写作方式来表达。



10.

喜欢并长期从事社工工作

并娶了社工为一生伴侣



石黑一雄大学期间经常翘课,出去做社工。他在诺丁山一家名为 West London Cyreninas Homeless Charity 的慈善机构做居民安置工作。他面对的,都是低下阶层的人,经常是无家可归者,这些人不但没有家,很多人还有非常严重的心理疾病。


社工因此成为他接触现实的重要契机,这段经历不但形成了他的价值观,对他以后的小说也颇有启发,特别是一些患有心理疾病的人,为他后来在小说中深入挖掘人物的心灵伤痛和缺陷提供了素材。


他做社工的另一收获是认识了同是社工的劳娜·麦克道伽,两人于 1986 年结婚,生有一女娜奥米(日语:奈绪美)。






1507436021230001.gif

全球精品

Global Selections

正品保证

Authenticity Guaranteed

全场包邮

Free Delivery

工作日 09:00-18: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