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暖气的日子里,和丹麦人学习如何HYGGE


作者:良仓



HYGGE

[ˈhjuːɡə] or [ˈhuːɡə]


进入10月,北极圈附近的冬天就开始了。


尽管需要熬过6个月昼短夜长的冬季,甚至因长期日照不足而需要人工补充维生素D的丹麦,仍然可以通过“HYGGE”获得满足感与幸福感。


这个来自北欧的字眼,近几年在全球掀起了讨论风潮。


于是,在柯林斯词典公布的2016年度词汇榜单上,HYGGE被夹在Brexit(英国脱欧)与Dude Food(纯爷们儿美食)之间,名列第三。



而HYGGE的含义,与其说是一个很难定义的概念,不如说是一个动词或形容词——在下雪天涮火锅真是太HYGGE了!如果以具象的事物而言,构成HYGGE的元素里必然少不了蜡烛、羊毛袜、具有设计感的家居用品、一杯热饮、亲手做饭、甜点等等。




世界上那么多国家,

为什么偏偏丹麦最幸福?



联合国在2017年发布的《世界幸福指数报告》(World Happiness Report 2017)中,榜单TOP5里,北欧国家就占据了4个。而面积最小的丹麦排名全球第二


那么问题来了,这个弹丸之地究竟是如何长期保持着高度幸福感的?



 

政治改革和对文化的认同与包容


丹麦对性的包容度极高。


王小波在《沉默的大多数》里曾对60年代的丹麦实验深刻阐述过——当丹麦开放了色情作品并允许生产、出售给16岁以上的公民后,哥本哈根居民区的色情店基本倒闭,只留下两个区的小营业点,还得靠旅游者撑着。与此同时,对于儿童的侵害、暴力侮辱同样急剧下降,其他种类犯罪时间则没有明显变化,开放政策取得的结果显而易见。


▲ 在哥本哈根的城市中,有一处名为Christiania的自由之城,它独立于政府管辖之外,也是全欧洲最大的嬉皮村




给予社会边缘群体

同样的保障和尊严,并付诸行动

 

在丹麦的商店里购买饮品是需要支付押金的。这种做法可以更好地实行垃圾分类,但每年仍有价值1亿多克朗的饮料瓶被遗弃,也成了拾荒者与贫困老人微薄的收入来源。


▲ 哥本哈根的垃圾桶安装了方便回收易拉罐的架子


一位来自哥本哈根政府部门的工作人员克里斯,在某次路过街口的时候,发现拾荒老人很艰难地在比他高一个头的垃圾桶里翻找。于是,他提交了一份很HYGGE的关于改造城市垃圾桶的提案,最终所有垃圾箱的高度降低了30厘米,也设计出了下面所展示的更利于回收和环保的垃圾桶。


毕竟,个体之间只有在独立平等下,才会存在真正的爱与友谊。


▲ 这里的垃圾桶几乎都是绿色,同时贴上了“REN krlighed til KBH”的小广告。而这句口号  的意思是“向哥本哈根献真情”。此举措使哥本哈根垃圾外掷的行为减少了26%。




原来那些时髦设计的诞生

是因为太SAD



有这样一句笑话:为什么丹麦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国家?因为不幸福的人都自杀了。


常年居住在北半球高纬度地区的人民,心情可以随着日照长短的变化而变化。丹麦,整个20世纪都占据着全球自杀榜前列,与其黑夜长达17个小时的冬季不无关系。光照的匮乏使丹麦人民患上了“季节性情感障碍”(Seasonal affective disorder),简称“SAD”。



而通过日光灯的照射可以让SAD患者临床症状有明显改善,这也就可以解释为什么丹麦对于灯光的贪恋近乎于狂热。同时,也激发了丹麦人民的创造力。说设计是丹麦的立国之本并不为过。


▲ PH系列灯具由设计师保罗·汉宁森(Poul Henningsen)所设计,他之于灯具的意义就如爱迪生之于灯泡。PH灯无论从任何角度都看不到光源,所有光线经过反射,营造出柔和且均匀的照明效果,避免了强光突然过渡到黑暗的极端所造成的光线对眼睛的刺激


迈克·维金(Meik Wiking)在他的《丹麦人为什么幸福》(The little book about Hygge)一书中描述过,在丹麦,任何一个拥有柔美光线的房间里都极可能有一盏家喻户晓的设计师设计的灯。其中提到了三款丹麦标志性灯具:PH灯,克林特照明灯和潘纳尔VP球形灯。


▲ 克林特照明灯(LE KLINT)由建筑师P.V.詹森·克林特(Peder Vilhelm Jensen Klint)的一次无心插柳设计而出,在1943年,正式成为克林特的家族生意。将柔性照明与硬质材料相结合,制作成有折叠褶皱的灯罩。严格且细致的组装方式将灯光照射所产生的阴影呈现出不同的肌理效果。


▲  VP球形灯(Vp-Globe)由设计顽童维尔纳·潘顿(Verner Panton)于1969年设计的吊灯,由球形有机玻璃和一个金属反射镜制成,能从中心边缘投射出柔和且有层次的漫射光。而他在丹麦皇家艺术学院的导师正是保罗·汉宁森 (Poul Henningsen) ,有幸继承了灯饰设计的衣钵。


物品是文化的一种载体形式, 没有什么比这些经典设计更能体现HYGGE文化了。




升级版HYGGE

眷顾多金的人



质朴非新潮,简单非豪华,平和非张扬,以及主张享受生活中简单的快乐且花很少的钱就能实现,是人们印象中传统的HYGGE。



然而,从家具品牌HAY到灯具品牌nordlux等一系列斯堪的纳维亚风格的品牌因为全球化,以及人们对美好生活方式的追求和高涨的审美意识,几乎成了年轻人的“拔草”范本。而这些经典设计动辄几千人民币,至少在中国市场,消费主力军也许非“新中产”莫属。



现如今,不少人的家里,都像一本室内装修杂志的内页。不断地购置品质家电厨具,周末必趴儿,人人手作等发展趋势,可以说是很HYGGE了。




到点儿就撤

想周末加班?不存在的


▲ MLRP建筑事务所在哥本哈根中央公园内,打造了一个供幼儿园小朋友学习、休息的镜屋


谈起丹麦人民的日常,比学费全免更要命的是:学校从来不选模范生,12岁以下的学生没有成绩单。这种做法对于某些人类而言,算是HYGGE的最高级了。


▲ 由Arkitema Architects建筑事务所设计的哥本哈根大学南校区的教学空间


《丹麦人为什么幸福》还写道:社会关系是影响幸福感的最主要因素。如何投入社会,重新构建生活,答案是,保持工作与生活的平衡。于是,超过5点30分,办公室就如散场的电影院一般空空荡荡。如果你周末仍在工作,丹麦人会觉得你疯了。




烧错蜡烛

可就不HYGGE了



当你随手翻翻HYGGE的相关书籍,或者在Pinterest搜图片,出现的高频词与画面几乎都是“烛光”,“烛光下的羊毛毯”,“脚上的羊毛袜”。这里需要注意的是,虽然丹麦人爱烧蜡烛,但香氛蜡烛是被排除在外的:它不够天然,有太多添加剂,一点也不Hyggelige(HYGGE的形容词)。




尽管丹麦人还在嫌弃香氛蜡烛不够天然,事实上,蜡烛在室内燃烧所产生的颗粒其实比香烟或油烟都要多……但丹麦人似乎对此不以为然,依旧毫无节制地点燃下一个蜡烛。




然而HYGGE

并不是一群人的狂欢




据调查,丹麦人民的HYGGE只属于少数人的狂欢,并不容易接纳新人——如果聚会上出现太多新面孔,会被认为不够HYGEE。要想快速融入丹麦的社交圈几乎是不可能的,至少需要经年累月的努力和坚持才行。

 


不过积极的一面是,一旦被小圈子接纳,便会与大家结下终生友谊。



那么,在这个苦等暖气的周末,不妨窝在沙发里,和丹麦人学学如何享受生活。比如从一部由丹麦人民制作的电影开始——《克拉姆一家》,一部因太HYGGE而催生出爱的荷尔蒙般的电影。




1509166932777854.gif


全球精品

Global Selections

正品保证

Authenticity Guaranteed

全场包邮

Free Delivery

工作日 09:00-18: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