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年前的异想天开,人工智能发达的现在依然无法追赶


作者:ArchDaily



人类第一次登月,各地的反战示威,伍德斯托克(Woodstock)和嬉皮士,乡村公社和环境保护主义者,柏林墙,妇女解放运动还有许多——激荡的60年代至70年代的地位将会永远被历史铭记。不公正行为遭到公开质疑,激进派的想法在各个领域不断涌现,挑战现有的传统和实践,在建筑领域也是如此。


现代主义者所畅想的宏大愿景不久便被20世纪60至70年代 “反建筑”(anti-architecture)或者“激进设计”(radical design)团体的乌托邦实验挑战。他们将建筑重新定义为政治,社会和文化批判的机器,这些团体构画了各种大胆的宣言和设计,通过拼贴、音乐、表演、家具、平面设计、爱好者杂志、装置、活动和展览等实验。与此同时,也有比如塞德里克·普赖斯(Cedric Price)、汉斯·霍莱因(Hans Hollein)和尤纳·弗莱德曼(Yona Friedman)等个人对激进派和未建成建筑具有重大意义。这个极具革命性精神的时代孕育了无数年轻群体,他们看似古怪,敢于提出问题,戳破现实,扩展,反对,扰乱,并重新定义建筑。



小房子.jpg

蚂蚁农场 / Ant Farm(美国旧金山)


▲ Ant Farm


受到湾区(Bay Area)的反主流文化影响, Chip Lord 和 Doug Michels 在1968年创立了“蚂蚁农场”,起初试图改革建筑教育,不久他们的项目扩展到更深层次的反省和批判当时盛行的以路易斯·康和保罗·鲁道夫建筑为代表的粗野主义建筑。他们通过表演、装置、录像、宣言和政治宣传纪录片的形式制造充气结构建筑 (Inflatable),颂扬灵活性和轻质,这些想法最终在The House of the Century的设计中止步。


随后的项目,比如著名的凯迪拉克牧场(Cadillac Ranch Show),Media Burn 和 Dolphin Embassy, 同样嘲讽大众消费,生产和漠视环境。但这一切似乎都无法满足两个人放肆的精神,他们定制一辆雪弗兰陪伴他们走遍美国,并叫它“媒体面包车”(Media Van)。



小房子.jpg

建筑电讯派 / Archigram(英国)


 Peter Cook


依靠细长的腿行走的巨构,可穿戴式住宅,水下城市,充气的村庄,自制建材,诱导幻想建筑景象的迷药,还有很多——这群建筑师,包括彼得·库克(Peter Cook),David Greene,Mike Webb,Warren Chalk,Dennis Crompton,Ron Herron 无疑是当我们把“激进”同“建筑”联系起来时想到的第一批名字。


▲ Peter Cook


建筑电讯派将科幻小说、漫画、广告意象、波普艺术、诗歌和拼贴等元素运用到他们的作品中,坚持新未来主义建筑(neo-futurism),大众消费和战后英国现代科技的原则,拒绝现代主义的束缚,喷涌出各种奇幻的建筑和城市设计,它们可移动,具有适应性,远比现代主义所有的建造技术都要先进。



小房子.jpg

Archizoom Associati (意大利)


▲ 图片来自 Dario Bartolini (Archizoom Associati)


Archizoom Associati以“不停止城市”(No-Stop City)和折衷、庸俗的美学著称,他们的这些理念在 Safari Chair 和 Dream Bed 两个作品中被完美诠释。这个意大利的设计工作室用讥讽、颠覆、反讽和夸张的设计语言戏谑当时的现状。


在1961年“超建筑”(Superarchitettura)展览上由 Archizoom 和 Superstudio签署的一份联合宣言中,他们宣称:“ 超建筑是超生产,超消费,超引起消费,超市,超人,超气。“用雕塑的形式,明亮的色彩和对密斯椅等家具的玩笑,这个拒绝墨守陈规的集团主张彻底解放,“反对没有意义的现实的权利,去行动,修改,形成,并摧毁周围的环境。”



小房子.jpg

Carvart(意大利)


成立于1973年,“Cavart”意为“采石场”,是以他们首次亮相的地点——Padua附近的 Monte Lonzina采石场命名。他们经常在城市郊区等偏远的地点开办研讨会,表演和工作坊。最著名的是在1975年举办的为期一周的工作坊“文化不可能建筑”(Culturally Impossible Architecture),当时聚集了百余名参与者,其中包括威廉·艾尔索普(Will Alsop)和 Marco Zanini。


Carvart 孜孜不倦地反对资产阶级的理想和美学,主张建筑与环境之间形成更有意义的联系。他们的工作坊常常在短短几天内从零开始创造出一个可移动的弹出式城镇,用简单易得的廉价日常材料制作建筑物。



小房子.jpg

Superstudio(佛罗伦萨)


▲ Superstudio.


Superstudio光怪陆离的图像在意大利的激进派设计运动中史无前例:一系列的迷幻序列包括,巨型黄金金字塔,城市网格无限延伸,漂浮在空中的金属舱,荒凉景观中的巨大的反射立方体,在石山上与人类和巨型仙人掌——所有这一切奇怪的回忆和超凡脱俗的意象都来自于组织成员 Philip K Dick,Isaac Asimov 和 J G Ballard。大胆的蒙太奇、插图、电影、展览和文本让他们的影响深远。



小房子.jpg

Gruppo UFO


难道所有激进派的建筑团体都从来没有过真正的“建成建筑”吗?当然不是!他们中一小部分人事实上涉猎设计或者再设计空间,特别是迪斯科舞厅或者“风笛“,60年代时他们曾在本地享有名气。意大利设计组 UFO 决定发掘这个“中性空间”把这个夜店作为他们的实验场。他们从迪士尼漫画书《超人鸭与魔法沙漏》中得到灵感,创造了一个奇特的环境,充满了沙漏形状的家具,巨大的灯笼和飞毯上的DJ控制台。临时建筑物和工业美学在舞厅成为这个时代实验的标志,对当时社会丑恶的状态作出回应。



小房子.jpg

Gruppo 9999


▲ Gruppo 9999


与 Gruppo UFO 相似,另一个意大利团体, Gruppo 9999,创立于1967年,将一个发动机修理工作坊转化为一个迪斯科舞会,所有的家具都是由洗衣机滚筒和废旧的冰箱改造而成,他们称之为“电子空间”(Electronic Space),白天这里是建筑学校,晚上变身为夜店。


Gruppo 9999 的作品同样体现出他们对可持续性和生态的担忧。在1971年的 Mondiale Festival,电子空间的二层被用作一个蔬菜园(Vegetable Garden),一层被灌满水。这一小片蔬菜园成为他们后来作品的原型——1972年,Gruppo 9999 的Vegetable Garden House 赢得了 MoMA年轻设计师竞赛。



小房子.jpg

Gruppo Strum(意大利)


Gruppo Strum 成立于1971年,成员包括 Giorgio Cerretti, Pietro Derossi, Carlo Gianmarco, Riccardo Rosso and Maurizio Vogliazzo,他们的名字可以被大致翻译成“器乐建筑“(instrumental architecture),表示团队所接受的乐观精神。他们同样尝试各种“迪斯科”形式的设计,创造出活泼有趣的,具有适应性的空间,可以容纳混合的功能:时装秀,音乐和舞蹈。


Gruppo Strum设计的 Pratone 草坪椅子最为人知,设计新颖有趣,广受欢迎,最早由意大利制造商 Gufram 生产。



小房子.jpg

豪斯拉克科 / Haus-Rucker-Co(维也纳)


▲ Haus-Rucker-Co, Gerald Zugmann


这个来自维也纳的团体将建筑,心理学和科技结合起来,作为他们的出发点,不仅创造出疯狂大胆的充气建筑和寄生建筑,比如在1972年卡塞尔文献展的 Oase 7号(Oase Nr.7, 一个球形的充气结构架接在建筑外墙表面,创造出平静、放松的空间),还有古怪的呼吸装置和头盔,比如“头脑扩张仪器”(Mind Expander)系列。希望从人类感知空间的角度出发,通过这些头盔为穿戴者呈现出一个奇特的新现实,增强他们的空间感受,也改变了他们对空间的固有想法。


▲ Haus-Rucker-Co, Gerald Zugmann


豪斯拉克科还将味觉运用他们的项目中:众人皆知的食物城市1(Food City I)和食物城市2(Food City II)邀请旁观者“吃掉”他们的城市。这个城市其实是一个可食用的模型,包括明尼阿波利斯城市的比部分,休斯顿,还有中央公园。




app.gif

全球精品

Global Selections

正品保证

Authenticity Guaranteed

全场包邮

Free Delivery

工作日 09:00-18: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