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120_182116_083.jpg


六张专辑背后,你必须认识的摄影大师


作者:ARTPLUS




音乐大师对于艺术水准的要求可能在几十年前就已经超出了音乐本身,过去几十年出现了诸多精妙绝伦的音乐专辑封面。


今天提到的,都是我们平时记不清名字,但是绝对看过作品的摄影巨匠。



赫布·里茨+麦当娜



这张照片是由赫布里茨为麦当娜的专辑《True Blue》拍摄的封面。麦当娜在呈现出梦露般的性感的同时,又透露出一种自我沉浸的状态。


这种让主人公衬着苍白平板的背景摆出姿势的作法,是20世纪50年代和60年代由欧文·佩恩和理查德·艾夫登确立的,常常代表主人公走投无路,没有别的依靠,赖以生存的只有此时此刻仅存的一点精神资源。


赫布·里茨八九十年代著名的肖像摄影师,同时他也是诸多音乐影像的导演。他最擅长拍摄黑白人体摄影,他偏爱自然光,画面注重细节,而整体结构也有很强的个人色彩。


▲ 赫布里茨拍摄的剪刀手爱德华


▲ 赫布里茨拍摄的大卫鲍伊


他的作品往往通过光影来呈现肌肉与身体蕴含的情感世界——镜头下的裸体却如希腊雕塑般给人神圣、肃穆感,因而也较少引起争议。


▲ 赫布里茨拍摄的人体



 罗伯特·弗兰克+滚石乐队



这张照片是由罗伯特·弗兰克为滚石乐队的专辑《Exile on Main St.》拍摄的封面。罗伯特·弗兰克本人也是很有摇滚范的艺术家,他的诸多作品都反映了对社会的反思。


罗伯特·弗兰克被称作20 世纪摄影史上的现象级人物,他的摄影集《美国人》,被称为现代摄影的“圣经”,一举改变了当代摄影的方向,奠定了自己在摄影史上无可争议的大师地位。


《电梯里》


1955年弗兰克获得古根海姆基金的资助,开始周游美国进行拍摄。弗兰克1955年到1956年间拍摄了2万7千多张照片,而这个天才只从中挑选了83张,出版成书。


《车祸》


在弗兰克的镜头里,当时正处繁荣期的美国成了一片颓败、孤独、感伤的大地。和当时的主流趣味(彰显英雄主义与浪漫主义)格格不入,不出意外,这本摄影集在当时遭到了诸多攻击。


《美国人》中文版封面


当然,事实证明,最伟大的艺术家往往以其敏锐的感觉,先于世人预言某种变化。弗兰克毫无愧色地跻身于此类艺术家之列。



就《美国人》的摄影而言,这些对焦不实、构图失衡、颗粒粗糙的照片,却为年轻一代的艺术家、摄影家们欣然接受,并把现代摄影从此带上了强调个人主观表现的道路。



罗伯特·梅普尔索普+帕蒂史密斯



熟悉摇滚乐的朋友一定对这张封面不陌生。这是传奇音乐人帕蒂史密斯的成名专辑《horses》的封面,而掌镜的,正是他的伴侣,同样也被奉为传奇的摄影师梅普尔索普(Robert Mapplethorpe)。


罗伯特·梅普尔索普的作品主要包括名人摄影,男人裸体,花卉静态物等等。而他最受争议的是他在60年代末及70年代,在纽约以同性SM为题材的捆绑与施受虐的作品。



梅普尔索普的《安迪沃霍尔》 (1987年)是排名第18的世界最昂贵摄影作品。


与题材的激进前卫相反,他的技法风格却十分传统。照片多半为正方形,细致的明暗关系,简洁的画面,谨严的构图,精确的平衡,造成一种优雅而高贵的古典品质。



他是用光的大师,在极其柔和的光线下,男性黑人强健的肌肉与细腻的皮肤,闪耀着阳刚与阴柔混合的光辉。


而他与帕蒂的情感,让人看到了人与人之间建立超越情爱与欲望的感情可能性。两人最初是情侣,在出名之前相互扶持,给对方事业上以灵感。而再分开之后,依旧是彼此最忠诚的支持。



阿维顿+西蒙和加芬克尔乐队


▲ 西蒙和加芬克尔是著名美国民谣摇滚音乐二重唱组合。他们是六十年代最流行的乐团之一,被视为该年代社会变革的反文化偶像,同期的音乐家还有披头四及鲍勃·迪伦。


这是西蒙和加芬克尔的专辑《island》的封面,而拍摄者阿维顿的影响力一点不亚于被拍摄者。


阿维顿(Richard Avedon)的职业生涯被苏珊桑塔格列为“上个世纪职业摄影的典范之一”,以时尚摄影起家的阿维顿,在日后的成就远远超出了这个领域。



1955年,阿维顿为迪奥晚装拍摄的一辑黑白图片《多维玛与大象》,皮糙肉厚的大象和纤细时尚的女模特形成强烈反差,给人的视觉带来很大冲击,一举奠定了他在时尚摄影界的地位。


1957年,好莱坞甚至以阿维顿的事业为蓝本,拍了部由弗雷德阿斯泰尔和奥黛莉赫本主演的电影《Funny  Face》。



阿维顿的摄影逐渐形成鲜明的个人特色:他的拍摄对象都是摆拍的,被置于画面的最前方,背景是白色或深深浅浅的灰。他从来不使用自然光源,也不喜欢影子,他想法设法避免闪光灯打亮时在背景板上留下阴影。


他从来不试图掩饰人物的生理缺陷,皱纹、眼袋、疤痕在画面上很显眼,但就是这种不太有诱惑力的真实面貌,比完美更引起了观者的兴趣。



在60年代,阿维顿渐渐突破时尚摄影的圈子,成为一个活跃的政治摄影师,他去南方拍摄黑人争取自由权力的运动、在美国各地拍摄反战活动并且亲临越南拍摄越战。



70年代以后,阿维顿走向人文摄影,他拍摄罹患癌症的父亲,去西部拍摄普通的油田工人和卡车司机,这些照片比明星或事件更具震撼力,他的摄影生涯也走上了一个新的高度。


1999年,阿维顿出版了摄影集《60年代》,书的封面照片是阿维顿为约翰列侬拍摄的一张肖像,因为安迪沃霍的后期加工而变得非常著名,浓烈的黄紫红着色,只留下列侬头部和标志性眼镜的轮廓线。



在这本书中,你不会看到热闹混乱的60年代纽约文艺圈景象。艺术家、摇滚明星、宇航员、政客、嬉皮士、和平主义者出现在空旷的素色背景前,显得静谧、清晰而真实,令人对那些逝去的年代和人唏嘘感怀。




安妮·莱柏维兹+辛蒂·罗波


▲ 辛蒂·罗波是活跃于1980年代的美国歌手,歌曲作家,女演员同志权利运动家。她亦是格莱美奖最佳新人奖得主。


上图是安妮·莱柏维兹为辛蒂·罗波的专辑《She's So Unusual》拍摄的封面。


虽然,很多人初次了解这位摄影师,都是基于她与桑塔格的同性爱情故事。但不能忽视的是,她本人的摄影才华,她被誉为二十世纪最伟大的女摄影师。


而她最常被提到的作品,恐怕还是她于1980年12月8日为约翰·列侬拍摄封面肖像照,《滚石》要求为列侬独照,但列侬坚持和小野洋子共同登上杂志封面。



第一张就拍得令人大为惊艳,约翰对她说,“你精准地捕捉了我们的关系。”安妮是最后一位正式为列侬拍照的摄影师,他在五个小时后被枪杀逝世。



而她在1991年为黛米·摩尔拍摄的怀孕的裸照,则引发了持续至今孕妇肖像的潮流。



Ari Marcopoulos+ Jay-Z



这是Jay-z的专辑《Magna Carta Holy Grail》的封面,由 Marcopoulos拍摄。


Ari Marcopoulos是美国文化的影像记录者之一。他不遗余力地记录下他在城市街头所遇到的一切景象:演艺界人士、涂鸦标记、警察车、小型篮球赛、纹身、挚友、垃圾、树枝等形形色色的事物。



他用镜头捕捉了Jean-Michel Basquiat的羞涩(下图左)、Andy Warhol的梦露装(下图中)、Beastie Boys的年少轻狂(下图右)……



但纵观他40余年的职业生涯,最令他所珍视的莫过于90年代所拍摄的有关滑板青年的照片。这些影像被出版成册,有些还成为Supreme店铺墙上的装饰。而如今,Ari Marcopoulos依旧活跃,他依旧常常为奢侈品牌掌镜。




app.gif


全球精品

Global Selections

正品保证

Authenticity Guaranteed

全场包邮

Free Delivery

工作日 09:00-18: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