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遍17个国家给4000人拍照,她说世界上不存在“黑人”“白人”“黄种人”



作者:良仓




故 事

By Angélica Dass





我记得我在学校里的第一节绘画课,

那节课很愉快有趣,

可我无法理解那支奇怪的肉色铅笔。

我是肉做的,

可我的皮肤并不是粉白色;

我的皮肤是棕色的,

可别人说我是个黑人。 

七岁的我被这些颜色弄得晕头转向。





我出生在一个多色的家庭,

我父亲是女仆的儿子,

从他母亲那里继承了巧克力色皮肤。

父亲被我现在的祖父母收养,

祖母是一位女酋长,

陶瓷般的皮肤、棉密的头发,

祖父肤色则介于香草酸奶和草莓酸奶之间,

伯伯和堂兄也是这样,

我母亲是巴西人, 

肉桂色加上一撮榛子和蜂蜜,

她父亲是牛奶混合重比例的咖啡,

她的姐妹一个是烤花生般的皮肤,

另一个更偏向煎饼的米黄色。

所以肤色对我来说从来不重要。





而出家门就发现肤色意味着别的东西。

当我带我表妹去上学,

我常被认作是她的保姆;

当我在朋友的聚会上帮厨,

人们以为我是女仆;

我甚至被当作妓女,

只因为我和来自欧洲的朋友们在沙滩上散步。

当我去拜访住在高档公寓的祖母和朋友们,

我被建议不要使用主电梯,

因为有着这样肤色和头发的我,

是不属于这样的地方的。





后来我跟一个西班牙人结了婚,

但不是一个普通的西班牙人,

我选择的这个肤色如同晒伤的龙虾。

一个新的问题开始盘亘在我脑海,

“你的孩子将会是什么肤色?”

于是我开始了摄影项目Humanae,

追求不带偏见的真实颜色展现。



Humanae

人类的色谱



从2012年开始,

巴西艺术家Angélica拍摄了超过4000人,

他们来自17个不同的国家,

27个不同的城市。

有福布斯排行榜上的富豪, 

也有乘船穿过地中海的难民。 

有的来自法国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总部,

也有的来自巴黎当地一个避难所,

有瑞士的学生,

也有巴西贫民窟的学生。

有新生的婴孩也有将死的病人。

各自不同的性别、信仰、身份。





Angelica在白色背景上拍摄肖像,

取其鼻子上的肤色与PANTONE色卡对应,

所有的人,

无一例外。











































































当每个人都拥有独一无二的色号,

黑人、白人、黄种人到底意味着什么? 

我们都在如何看待独一无二的彼此,

是眼睛、鼻子、嘴巴、头发? 

还是出身、民族、银行账户、职业、性取向?



app.gif

全球精品

Global Selections

正品保证

Authenticity Guaranteed

全场包邮

Free Delivery

工作日 09:00-18: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