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b Dylan新歌出炉,27国婚礼专用


作者:良仓



大部分的情歌都将异性恋视为受众,


可难道不该是面向所有人吗?


好问题,

诺贝尔文学奖得主Bob Dylan来解答一下。



全世界已经有27个国家和地区承认同性婚姻合法,婚礼上的音乐都有了吗?婚礼服务业想必迎来了新的商机,可是如何为婚礼的第一支舞找到完美的歌曲?毕竟主流情歌不管歌词有多挑逗,性别角色都是设置得不对的。为了解决这一问题,MGM Resorts赞助推出了一盘名为#Universal Love (普世的爱)的专辑,改编传统情歌,转换人称代词,歌颂不一样的恋情,已于4月5日正式发行。



以Bob Dylan为首,联合了五位划时代的音乐人——安姨St. Vincent、钱婆Kesha、独立摇滚乐队Bloc Party主唱Kele Okereke、创作才女Valerie June、四人Indie Pop乐团Death Cab for Cutie主唱Benjamin Gibbard,每人改编了一曲大众熟悉的经典情歌。


公平一点,改变性别观点,或者改变人称代词而让歌词关注同性关系并不是一个新概念。但是,“让我们忘记这场派对你迟到的事实,你的终归到场还是值得庆祝的”。



Track No.1

Bob Dylan

“他好有趣”


LGBT版 ▲

▼ 传统版


一首老歌,She’s funny that way(她好有趣),最初是在1929年为Gene Austin创作的,后来Frank Sinatra、Nat King Cole都演绎过,而Bob Dylan和Ella Fitzgerald、Diana Ross等传奇女歌手唱的同样版本:He’s funny that way(他也好有趣)。


他唱这首歌就像Dylan能唱的那样,当他疲惫的声音唱出 “我让一个男人为我疯狂/他很有趣” 的时候,我们几乎要认为,几十年来,男人一直在为他们的男伴唱这首歌,也许他们真的有。



是否选择这首歌,可能更多地取决于情侣对Dylan的声乐风格的偏好。如果他们认为Dylan有天使的声音,那么他们就会想把这个加入到婚礼Mix中。



Track No.2

St. Vincent

“然后她吻了我”


LGBT版 ▲

▼ 传统版


自从1963年女生组合The Crystals一曲 “And Then He Kissed Me” (然后他吻了我)走红之后,其他的艺术家就一直在玩弄它的歌词。1965年, The Beach Boys把它变成了 “Then I Kissed Her”(然后我吻了她),Kiss在他们1977年那张Love Gun专辑中也加入了一个版本,叫做“Then She Kissed Me”(然后她吻了我),而St. Vincent以同样的命名,但给音乐注入了强烈的电涌。



不过,在很多乐评人看来,结果是平庸的。歌词没有问题,但有这样一首经典的歌曲打底,像St. Vincent这样一个创意十足的煽动家,本可以做得更好。



Track No.3

Kele Okereke

“我的男人”


LGBT版 ▲

▼ 传统版


来自伦敦的独立摇滚乐队Bloc Party的主唱 Kele Okereke将一曲脍炙人口的民谣,也是婚礼上经典的father-daughter dances父女舞曲目My Girl(我的女孩),转变成了一场同性爱情的庆典,并将其戏称为My Guy(我的男人)。这和Mary Wells的同名歌曲不应该混淆,这仍旧是在复述一个Temptations’ Motown经典。 Okereke给了它一种婚礼的味道,还用一段民谣吉他演绎了那段著名的前奏。




并不完全是一种打破常规的做法,而是对传统婚礼歌曲教规的一种坚实补充。



Track No.4

Valerie June

“为这个女孩疯狂”


LGBT版 ▲

▼ 传统版


孟菲斯创作型歌手Valerie June得到了一个完整管弦乐队的支持,演绎这曲30年代标准的“Mad About the Boy”。听她唱时,我们几乎可以想象出她出现在黑白电影里,穿着晚礼服唱出“在银幕上,她让我愚蠢的心在每一个场景中融化”,而坐在前排的富婆们都为她的性感而倾倒。在这首歌的结尾,她甚至有了点Booker T. Jones的风格,以一种简短的风琴独奏形式来演唱。



这估计是专辑中最好的曲目。有了这个cover,她就会让每个人都 “Feeling quite insane / And young again”(觉得非常疯狂/年轻),而且几乎肯定要“Mad About the Girl”(为这个女孩疯狂)。



Track No.5

Benjamin Gibbard

“而且我爱他”


LGBT版 ▲

▼ 传统版


披头士在1964年的专辑A Hard Day’s Night中发布了“And I Love Her”。这首歌不像硬摇滚的主题曲,它是一种更能反射声音的吉他民谣。 Indie Pop乐团Death Cab for Cutie主唱Benjamin Gibbard基本上完整地保留了原始的感觉。他换上了硬邦邦的低音鼓,给背景加了一点迷幻的电吉他。这些变化与这首歌柔和的基调很合拍。



“如果我在筹备婚礼,我会说在客人们享受他们沙拉的时候播放。”


——乐评人Curtis Zimmermann



Track No.6

Kesha

“我需要一个女人去爱”


LGBT版 ▲

▼ 传统版


在最后一曲中,钱婆Kesha的cover是60年代最极致、悲剧的摇滚女星Janis Joplin 的那首 I Need a Man to Love(我需要一个男人去爱)。这也许更适合于afterparty,而不是婚宴,但它是所有六曲中最新的曲目。1968年,Janis Joplin 在专辑 Cheap Thrills 中首次发行,这次除了有重写的歌词,还是一个相当直接的灼热的电蓝调的原创。虽然这是一件很难做到的事情,但Kesha有给足一个诚实的努力。



Kesha一向是直言不讳的同性权益倡导者,Okereke是公开承认自己同性恋身份的艺术家,St. Vincent 曾被发现与一女子约会,“我和她没有什么好隐藏的”,她如此不屑地回应媒体。而制作人在和Bob Dylan谈这次合作时,Dylan的回答不是“好的,我可以”,而是“我有个主意要唱这首歌”。



如果你看看流行音乐的历史,

爱情歌曲主要来自于一个异性恋的视角。

如果我们把音乐看作是

把人们聚集在一起的东西,

那么这些流行歌曲不应该向所有人开放吗?

——

Universal Love

制作人Tom Murphy



任何形式歌颂爱情

都很好听



1523950641395097.gif

全球精品

Global Selections

正品保证

Authenticity Guaranteed

全场包邮

Free Delivery

工作日 09:00-18:00